楚臣|第七百六十三章 洛陽(四)

推薦閱讀:重生1988:軍少,我不嫁!立地封神修羅武神太古龍象訣道君極品小漁夫封靈路帶著農場混異界帝霸至尊劍皇
  將被擋在轅門道側的十數人叫過來,確是周元之妻趙氏及妾室田氏以及兩個子媳,還有年僅十四歲妾生子周生喬,剛才便是他看到蘇紅玉、春十三娘出聲叫喊,引起李知誥的注意。

  周妻她們在幾個到最后都不忍棄之而去的老仆陪同下,今日趕到監察府大獄過來探監,沒想到李知誥與云樸子過來,她們被擋在府獄轅門之外不得進去。

  李知誥對周元府上的婦孺不熟悉,但蘇紅玉、春十三娘跟她們多有走動。

  周妻趙氏已經是白發蒼蒼的老嫗,周妾田氏卻是個剛三旬出頭的美婦人,乃是周元在金陵時得任工部侍郎的次年所納。

  呂輕俠、周元等人被趙孟吉囚禁押送到洛陽后,周元乃至其子周文、周興的幾個妾室拿到休離書后,就與周家脫離關系,攜帶在周家本來就沒有什么地位、因此也沒有不赦罪狀在身的子女,或在洛陽直接入籍,或搭乘往返江淮的商船返回故土投靠家人。

  唯有田氏得周元寵愛,入周府之前又是孤女,自幼寄身妓寨,得周元贖身還頗為感恩,此時猶攜幼子周生喬還與趙氏以及周家其他十數婦孺居住在一起,等候著監察府對周元等人的最終判決。

  李知誥將她們喊過來一起往獄中走去;然而還沒有等他們走將進去,就看到馮翊、孔熙榮在數騎扈衛的簇擁下,策馬而來。

  “這么熱鬧的事,怎么能獨缺了我們兩個?”馮翊笑嘻嘻的跳下來,將韁繩扔給扈隨。

  孔熙榮一臉苦笑,他這些天趕往潼關、河津確定第一中央行營軍駐地的建設情況,昨夜回到洛陽,欲與參謀府最后確定行營軍的將職人員名單,諸事在身,還是被馮翊硬拽過來。

  “可惜不能將君上拽過來,要不然當年臨江侯府的舊人可以搞個大團圓了。”馮翊腆著臉說道。

  “不是不能,是沒膽吧?”春十三娘奚落他道。

  “倒也不至于沒膽,上陽苑盯著的人太多,稍稍放肆一點,不那么守規矩,無數人唇槍舌劍交加攻打過來,誰抵得住?”馮翊說道。

  韓謙是破除了太多的規矩,但韓道銘、顧騫、馮繚、朱玨忠乃至郭榮、袁國維等人,一個個都想著將規矩立起來,以示威儀,馮翊再肆無忌憚,也不敢去犯眾怒。

  蘇紅玉頗為感慨,心想當年的臨江侯府,說物是人非也不假,畢竟楊元溥、李普、李沖、陳德等人皆故,但當年的臨江侯府左右司以及丞署諸多老人,知誥與郭榮、孔熙榮、馮翊、柴建以及安吉祥、袁國維,皆在洛陽聚首,夫人、周元及惜水則在洛陽成為階下囚。

  也就張平、姜獲等人留在金陵。

  …………

  …………

  午前獄卒兩次搜獄,防止刑徒夾藏什么尖銳之物,周元意識到今日有別往日,但他算著日子,更期待家人今日過來探監,卻沒有想太多。

  午后一隊獄卒走過來,將他及其子周文、周興都戴上鐐銬帶出囚室。

  走到通往衙堂的夾道里,周元看到呂輕俠、姚惜水也被獄卒從女監押解過來,心里有些發虛,忍不住感慨問道:“這是到時候了?”

  呂輕俠抬頭看了周元一眼,問道:“怕了?”

  “……”周元看了身后兩個兒子一眼,沒有回答呂輕俠的問題,喃喃自語的問道,“卻是不知道韓謙將我們賣了個什么價錢,這時候才將我們押往金陵!”

  他們先被趙孟吉囚禁起來,之后又被押送到洛陽,即便直系家屬可以探監,但周家婦孺此時也是受監視居住,周元、呂輕俠他們半年來都完全不知道外界形勢發展到什么地步了。

  不過,他們對自己的命運會是如何,心里已經沒有任何奢望,也早就認定韓謙沒有直接處死他們,是因為他們對韓謙最大的作用,是送到金陵受刑。

  走進獄司衙堂,周元等人才赦然看到李知誥、馮翊、孔熙榮、云樸子、春十三娘、蘇紅玉坐在堂上;其妻趙氏、妾田氏等人也是站在衙堂的角落里。

  周元怔然而立,接著又下意識朝呂輕俠、姚惜水看去。

  他并不知道形勢發生了什么變化,但李知誥坐在衙堂之上,在洛陽職官體系之中層次不低的府獄知事也只是敬陪末席,也能想到他們的命運,或許沒有送金陵受審那么悲慘。

  “這么快就攻陷關中了?”呂輕俠似是喃喃自語,悵然望向衙堂之外的晴空。

  云樸子與韓文煥、雷九淵三人,年事已高,不再擔當任何職事,但在洛陽地位高崇,李知誥與云樸子并案而坐,作為韓謙嫡系親信的馮翊、孔熙榮坐在下首,她也猜到李知誥必然放棄梁州軍的兵權,調入洛陽出任高位了。

  而導致這一局面的發生,必然是梁軍已經收復關中,使雍州與梁州渾在一體了。

  “戰事在五月下旬就結束了,”李知誥慨然說道,雖然他軹關陘大捷之后就確信收復關中不會存在什么難度,但也能理解呂輕俠的感慨,“君上也念及舊情,無意將你們送往金陵受審,打算用梁律判處你們的罪刑……”

  “收復關中,他是不需要再照看金陵的顏面了,又或者說金陵軍民倘若因為此事激憤不已,挑起事釁,反倒能給他易客為主、出兵金陵的借口吧?”呂輕俠說道。

  “我說呂宮使啊,你都淪落到這地步,也該放下身段了啊,”馮翊呲然一笑,說道,“趙孟吉將你們押送來洛陽時,要不是知誥拿自家的前程替你們求情,早就將你們送去金陵受刑,洛陽何苦去沾惹這是非?你以為你們真能算得上什么籌碼?要是你真能窺破韓謙的心胸,能一步步落到今日的境地?再者說,前朝覆滅不過短短三十余載,天下重歸一統,結束割據戰亂,乃是億萬生民所思所念,難不成這些還不夠,需要拿你們去激怒金陵挑起事釁,以作拙劣的借口?一定要說什么借口,詩經有曰:普天之下,莫非王王,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孔子曰:一匡天下;孟子曰:四海之內若一家——這些圣聽圣言,哪一條哪一點,不比你們光明正大得多?當然,你們能做出屈身胡虜的劣行來,這些道理想必也是不懂的!”

  “……”呂輕俠張口結舌,沒想到她有朝一日,會被馮翊這個浪蕩子數落得啞口無言。

  “我說韓謙的決定真沒有錯,真就是應該將你們永遠都關押起來,拿一堆的道德文章,讓你們每天朗讀不休,反思反思你們這些年做的破事。”馮翊爽利勁來了,咬起人也是窮追猛打。

  “君上待人仁厚,不管你們的罪責如何,也只是判處你們的罪刑,不會誅連旁人——我到洛陽也有一段時間了,但太過忙碌,今日才得脫身看望夫人,還望不要見怪。”李知誥說道。

  “你們也不要再擰了,前朝破滅,天下四分五裂,李姓子弟、你我都是家破人亡,同時又有多少生民掙扎于水深火熱之中?然而造成這一切的,也都早就物是人非。難不成你們以為今日之大梁,還是害舊朝破滅、害你們家破人亡之大梁?還要將心里的怨恨,渲泄到今日大梁的君臣、子民頭上?”

  云樸子感慨萬分的勸道,

  “知誥的顏面夠大,已經請得君上著監察府只判你們二人終身監禁,而你們能將晚紅樓散于諸地的弟子名單交出,我豁出老臉去,也會請君上給他們妥當的安置,也會請君上賜給老道一座道觀,使你們同在其中修身養性。你們即便心里怨念不消,也可能不去理會這世道的是是非非……”

  趙孟吉雖然在孟州將呂輕俠等人一網打盡,但還有一些晚紅樓潛伏于孟州之外的弟子沒有落入法網。

  韓謙是可以給呂輕俠他們一些優待,比如終身在一座道觀之中軟禁起來,絕對要比丈余囚室之中了此殘生要滋潤得多,但前提是呂輕俠他們也要拿出一些誠意來。

  當然,也只有將晚紅樓的殘余勢力一網打盡后,才能稍稍放松對呂輕俠等人的監管,不至于再鬧出什么幺蛾子來。

  要不然的話,韓謙留下他們的性命,真就是給李知誥、云樸子天大的顏面了。

  “……”呂輕俠看了神色頹喪的姚惜水一眼,長嘆一口氣,她此時心里也清楚,再多的掙扎抵抗,已經變得毫無意義……

  …………

  …………

  呂輕俠最終還是交出晚紅樓潛伏于別地的弟子名單,而后續無論是甄別追捕也好、勸降也好,甚至將一部分潛伏在河朔、河東境內的晚紅樓弟子說服倒戈,為軍情司所用,那都是奚發兒所負責的事。

  呂輕俠、周元、姚惜水判處終身監禁,送入云樸子所在的流云觀監禁起來;雖說他們不能走出流云觀半步,但在觀里還算閑適,每天還能閱看邸報,了解外界發生的諸多事務;甚至還能接觸到洛陽綜合學院編修的新學書冊,叫她們了解到以往所窺探的機密,實則是何等的簡陋。

  蘇紅玉、春十三娘,甚至被云和郡主拉到女院任事的葉非影,也會偶爾到觀里來看望他們。

  而周元二子周文、周興以及一些晚紅樓的核心弟子,最終也僅判處五年及十年期不等的苦役。

  解決掉這些煩心事后,李知誥將精力傾注到參謀府,而他發現到洛陽后,要學的東西還是太多了。

  特別是新學所開發的新技術,對各種作戰方式以及后勤運輸補給的影響有多大,都或間接或直接關乎到對晉南作戰方案的具體細節;對大梁國力清晰而準確的預估,更關乎到后續戰事安排的推進方式、速度以及預定的戰役目標。

  李摯由韓謙指定到第二中央行營軍擔任司軍同知事。

  除次子李畋暫時留在身邊侍從外,李知誥還特地從洛陽綜合學院借調兩名資深教授到參謀府任職,協助他對大梁這些年來的新學發展體系,能盡快有一個更全面、深入的了解。

  除了歷陽綜合學院、洛陽綜合學院一批正式開發、研制但尚不成熟、不具備推廣條件的各種新技術外,韓謙這些年最早從秋湖山開始,繼而到敘州、東湖以及禪繼大梁國主之位,在河洛地區,最大規模、最大力度所推廣的乃是各種水力器械。

  水力器械的種類、制造水平、精密程度以及使用規模,在大梁也發展到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程度。

  為了給各種水力器械提供穩定的水流,河洛、淮西、豫西以及敘州這些年修繕、新造的中小型攔水堰壩超過一千二百座。

  這其中到處有多少座大小水力器械在堰壩下游河道的兩岸得到應用,暫且不提,僅僅因為堰壩造成后,截水蓄水,使上游水位提升而便于澆灌兩側的田地,就使得梁國有逾四百萬畝貧瘠的旱地荒田,變成豐產的水澆地。

  不提大量新式鐵質農具的推廣,不提每年數以萬計的畜力的引進,不提新的選種、開墾技術推廣,僅這么大規模的旱地改造成水澆地,差不多在投入相同勞動力的情況,每年能增加五六百萬石的糧食。

  水力器械大規模用于礦井開采、礦石破碎、高爐鼓風以及鑄件鍛造等采冶業進程之中,加上大梁獨特的反射高爐技術,使得大梁目前的年鐵產量,突破驚人的一千八百萬擔,而成本大幅縮減到僅有天佑十二年之前的八九分之一。

  大梁目前以約天佑年間三分之一的鐵價,往江淮、川蜀、黔中、嶺南等地傾銷鐵器,致使這些地方的鐵業蕭條一片,而大梁的各家鐵礦鑄造場還能獲得堪稱豐厚的利潤。

  當然,最大的好處,還是大梁境內優質而廉價的各種鐵制品,得到更為前所未有的廣泛利用,應用范圍及深度也遠非傳統能及。

  而除了兵甲裝備水平外,農耕、運輸、工造等方面水準都得到大幅的提高。

  沒有足夠廉價及充裕的鑄鐵供給,很難想象大梁境內一座接一座鐵梁橋在山川溝壑上架起來。

  除了量大外,大梁冶鑄業的水平之高,也令人瞠目結舌。

  目前所造最為堅硬的雕鐵刀,甚至能直接雕刻各種硬鐵材料,這也是制造計時鐘等精密器械所必備的工具;精準要求高的單兵簧臂戰弩,今年生產規模能得到突破,更優良的材料以及更精準、更快的加工速度,都是一個關鍵。

  除了采礦冶煉鑄造等業,紡織、造紙、榨油等幾乎所有工造行業,水力器械都得到大規模的深度利用,相比較傳統,成本都得以大幅的降低。

  而這最為直接的好處,就是在韓謙統治淮西時期,雖說地盤及所轄人口規模都極為有限,但已經能夠生產足夠用于戰事消耗的物資了。

  天佑帝時,為保障軍需及宮廷日常物資供應的需求,楚廷的將作監、內府局曾一度擁有十數萬官奴婢在各類官辦作坊充當苦役。

  韓謙禪繼大梁國主之前,淮西、敘州諸匠坊工場的雇工規模可以也就十數萬人的樣子,但李知誥此時接觸到最為核心的數據,才清楚當時的涂西、敘州諸匠坊工場,生產的棉紗、棉布、鐵料、鐵器、船舶、鹽、煤、桐油、紙張、油氈布、藥材等等,總的物資規模大約是楚將作監、內府局的八到十倍。

  韓謙禪繼大梁國主之初,局外人很難想象當時的局勢最關鍵的轉折點,甚至并不是楚廷選擇與韓謙和議,而實際上是嵩南棧道的拓建速度。

  太和二年年中,嵩南棧道得到進一步的擴寬,運力提升數倍,就已經決定了河洛戰局的結果;當時韓謙倘若改變物資供給的制度,以當時淮西、河洛物資生產能力,甚至有能力在前后兩線同時打兩場防御仗。

  畢竟當時楚廷的水軍力量太弱了。

  而這幾年河洛地區得到相對充分的開發,在發動軹關陘一役,洛陽城內的將臣對打贏那一仗,心里已經沒有半點懷疑了。

  當時在伊洛上游一座新建成的大型磨坊面粉廠,利用十六對大型水車驅動三十二臺大石磨,僅這一座磨坊面粉廠一年生產的面粉,就能夠供八萬人食用。

  相對廉價且充足的食物、御寒衣服、初步建成的公共衛生醫療體系,以及各種能明顯改善生產、生存狀況的工業品,使得敘州、淮西民眾生存環境得到大幅改善,人口增漲幅度也隨之大增。

  韓謙禪繼大梁國主之位時,淮西六府加上南陽府、鄖陽府、均州府以及敘州府,總人口剛好滿二百萬;六年時間過去,除了外部遷入的逾五十萬流民,內部新增人口也超過四十萬。

  河洛、豫西地區的人口這幾年也保持相當穩定的增漲。

  原鄧州所在的南陽府地區,素有南陽糧倉的美譽,但并入大梁時,民戶僅十萬口,大量的田地荒廢。

  田地荒廢后,灌木與各種植物滋長,只需要幾年時間樹根與植物根莖糾纏在肥沃的土壤之中,會極大加劇開墾的難度;更不要說南陽地區大部分土地荒廢時間長達數十年了,早已長成茂密的樹林。

  然而這四五年間,大規模從豫東吸引流民內遷,南陽人口迅速增漲到四十萬,而大量新式精良鐵質農具的使用,投入數以萬計的大型畜力,較為輕松的就能破開荒地樹根與各種植物根莖糾纏的肥沃土壤,開墾出糧田近四百萬畝。

  南陽府也重新成為名符其實的糧倉之地。

  根據新的稅制,攤丁入畝后,田稅主要用于地方上的發展及民生事務,但遠高于傳統的工造水平及規模,以及對內、對外貿易,到太和六年為中樞財政所提供的收入,便已高達六百萬銀元,也就是相當于六百萬緡舊錢。

  就國帑收入規模看,梁楚相差無幾,但大梁境內糧布鐵鹽等物資充足,價格低廉且穩定,折算成對應的物資,大梁中央財政收入實際已比楚廷高過一倍有余。

  軹關陘大捷過去才半年時間,即便今后三年內,河津、平陽、絳州三府的田稅減半征收,并都用于地方建設,但河東鹽池的生產已經恢復過來,鹽稅以及大量的工業品輸入三府,預計太和七年能為中樞提供二百萬銀元的歲入。

  渭河兩岸的府縣,經過今年的整頓,到明年也預計至少能為中樞上百萬銀元的歲入;而渭河北部的山川之中,銅鐵煤銀等礦藏資源豐富,倘若能盡快得到開發,明年能為中樞提供的歲入規模也必然要超過預期。

  雖說蒙軍以往從這些地區征斂錢糧的規模,差不多也相當于此數,但蒙軍的征斂是掠奪式的,造成這些民眾生存條件極度艱苦貧困。

  推行新的田稅,并減半征收,這些地區的民眾,所承受的稅賦將降低到之前六分之一的水平,而民眾手里擁有富裕的錢糧,必然刺激改善生存及生活環境的渴望,從刺激對諸多必需品以及工業品的需求。

  而相對寬松的生存環境,又將促進民眾將富裕的勞動時間進行擴大生產或新的生產。

  整體物資需求擴大,社會生產及商貿規模也隨之持續擴大,大梁中樞是從這諸多規模擴大過程之中,逐步的提高歲入水平。

  韓謙之下,像馮繚、顧騫、周道元、郭榮、韓道銘、朱玨忠等執掌左右內史府及議政院的管理者,對財政的管理思路及水準,到這時已經脫胎換骨,迥然有別于傳統了。

  即便考慮到最極端的情況,楚蜀兩國都切斷與大梁的貿易往來,大梁也會要求地方以借貸、擴大地方建設等形式,刺激內部需求,維持當前的工造規模不至于萎縮。

  洛陽綜合學院、歷陽綜合學院,已有學者刊印諸多關于勞動分工、財富積累及使用以及中樞與地方財政收支等方面的論述。

  “經世致用”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在大梁早已發展到新的高度。

  太和七年,包括對各儲蓄局的借貸在內,大梁中樞可支付規模預算是一千萬銀元,其中軍資開銷是七百萬銀元。

  這也是李知誥最為關心的數據,這直接決定了對晉南的用兵規模及能采用的作戰手段。
楚臣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chuchen1/,歡迎收藏
手機看楚臣http://m.cndxh.com/chuchen1/楚臣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楚臣》版權歸原作者更俗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