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毒奶|779 我們兩個有得玩了!

推薦閱讀:透視小保安漢兒不為奴立地封神重生之必然幸福元末稱雄韓娛重生之月光大夏王侯修羅武神席卷天下太古龍象訣
  為白銀大萌再三須重事加更。

  ...

  這一次的誘餌,江曉沒有吸收任何星技。

  誘餌的任務,就是作為“誘餌”。

  終于,這個讓江曉玩出花兒來的星技,回歸了它的本質。

  夜晚時分,江曉和嚶嚶熊再次出門游蕩,一人一熊加一燭,簡直就是行走的小火車,渾身上下充滿了“逛吃逛吃逛吃”的氣質。

  什么叫燒烤店,哪個叫路邊攤,這一頓胡吃海塞,引來了眾人的圍觀。

  大量的留言再次涌入了江曉的微博,尤其是在帝都星武大學官博的留言之中,全都是那些幸災樂禍的回復。

  上學?

  不存在的!

  那大腰子它不香啊?

  這些人卻是不知道,江曉如此拋頭露面,招搖過市的苦衷是什么。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這樣做,但是索菲克這種級別的人物,尤其是作為化星組織的考核人物,其絕對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作為國際頂級的通緝犯,索菲克可能不受到人們的追捕么?

  當然不可能,江曉雖然有自信,但是還沒有到自負的程度,他一個人,怎么可能比得過那么多國家的專業追捕人員?

  所以,只能用這招“請君入甕”。

  而江曉的放肆行為,也引來了凱旋軍的人,他們當著所有圍觀群眾的面,狠狠的斥責了江曉一頓,并讓江曉將嚶嚶熊收回了星圖之中。

  尋常社會中,人們是不允許使用星技的,星寵同樣如此,一般而言,星寵的實力較為強大,雖然可能對主人很忠誠,很聽話,但是星寵一般都沒有什么善惡觀念,所以很容易出亂子。

  對于那些乖巧溫順的,實力極弱的生物,社會可以網開一面,讓你帶著寵物出去閑逛。

  但是對于竹熊這種生物,哪怕是它再怎么聽話,這也是個不折不扣的鉑金神寵!

  但凡出現意外,那就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所以凱旋軍當然不可能放任這種生物在外游蕩。

  凱旋軍非常好的執行了自己的任務和職責,以批評教育為主,看在江曉認錯態度非常好的情況下、及時止損,并且幫忙疏散群眾,凱旋軍的巡邏隊員便放過了江曉,臨走的時候,還順手要了江曉的一張簽名......

  無論如何,影響已經造成了,江曉美滋滋的回到了家中,直接開啟了禍影之墟,本體進入其中修煉,留誘餌江曉在家中等待。

  夢想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

  這一晚上,誘餌江曉沒等來索菲克,卻是等來了秦望川的電話,嚴令江曉立刻歸隊。

  江曉表明自己在執行秘密任務,請勿打擾,聽的秦望川一愣一愣的......

  第二天清晨,江曉又接到了楊校長的電話,又用相同的理由搪塞了過去,聽的楊校長也是一愣一愣的......

  一天,兩天......誘餌江曉正常生活,一副悠閑享受冠軍以及休假的態度,耐心的等待,卻是苦等無果。

  計劃的很好,該做的也都做了,江曉甚至都打著“衣錦還鄉”的名義,回到距離邊境線不愿的江濱市了,但是人家不上鉤,江曉又能怎么辦?

  無奈之下,在第三天上午,誘餌江曉前往了瑞豐商行,向經理訂購了三十枚石系星珠,以及三十枚鄂北省小葉猴的星珠,約定好一周后來取。

  這些石系星珠都是低等級的銀品星珠,來自北地自治區,算得上那里的基礎類星珠,至于小葉猴星珠,當然是為了其中的感知類星技。

  小葉猴的星珠星技只有這一個黃銅·感知,吸收了之后,誘餌江曉再去吸收鬼虎星珠,就不用擔心吸收到鬼虎星珠中其他的幾個星技了。

  訂購了星珠之后,誘餌江曉拎著炸雞和可樂,回到了家中,胡吃海塞過后,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中,躺在了給二尾準備的大床上,倒頭就睡。

  就是這美美的一覺,卻是睡出了事情!

  “唔嚕?”

  睡夢中,誘餌江曉似乎聽到了有奇怪的聲響。

  “唔嚕?唔嚕?”

  誘餌江曉微微皺眉,緩緩的睜開雙眼,卻是看到了一個神奇的生物。

  鬼!?

  魂!?

  誘餌江曉那迷離的睡眼,立刻清醒了過來,他急忙伸手推開胸前站著的小家伙,卻發現自己的身子根本動彈不得!

  什么情況!?

  胸前站立的,是一個灰霧繚繞,有著四肢、呈人形站立的小家伙,那大大的腦袋上,有一雙血紅色的大眼睛,正低頭看著江曉。

  誘餌江曉的呼吸微微一滯,這個小家伙大概50厘米左右的高度,身子仿佛沒有任何重量,但卻能壓制自己的行動!?

  “英語?”一旁,傳來了一道頗具磁性的男性嗓音。

  誘餌江曉猛地轉頭望去,腦袋卻是根本動彈不得,甚至連他的眼睛都只能與胸前站立的大頭小鬼對視。

  “我關注過你,在世界杯上,你的垃圾話不錯,所以,我想......”男性的聲音稍稍一頓,笑著說道,“你能聽懂英語。”

  單人房間的墻角處,立著一個展柜,那里有江曉高中時期得到的獎狀和獎杯,奪冠照片之類的東西。

  想當初,在江曉換房,給她布置小屋的時候,他曾想把柜子搬走,但二尾拒絕了江曉的提議,執意讓他將柜子留下來。

  房間中,一名身材中等的中年白人男子,佇立在展柜前,看著江曉那世界杯的奪冠照片,聲音中帶著一絲嘲諷:“你們國家,連世界杯的獎杯都要上繳?”

  江曉心中惱怒,想要回懟,卻發現自己根本張不開口,只是發出了“唔唔”的聲音。

  “沒有感知類星技,是你最大的弱點。”白人男子一邊教育著江曉,一邊打開了柜門,拿出了江曉世界杯奪冠的照片,“我允許你說話了。”

  江曉的胸前,由灰霧拼湊的小人,那大大的腦袋上,血紅色的眼睛微微扇動著光芒,江曉立刻發現自己可以說話了。

  這是什么星技?為什么資料上沒有!?

  “你是誰?”江曉立刻說道,“放開我!”

  誘餌江曉的頭依舊無法轉動,依舊只能聽到不遠處傳來的聲音。

  “你哭得很辛苦,獲得了這樣的榮譽,付出了很多吧。”中年男子的聲音漸漸逼近,聽得出來,他在接近自己。

  但是為什么沒有腳步聲?他在飄么?

  自始至終,江曉都仿佛遭受了夢魘一般,猶如鬼壓床,他的身子根本動彈不得,甚至連眼珠都無法轉動

  本以為隨著那聲音的接近,江曉本以為會看到那人的臉,但是,卻看到了一張照片,和那捏著照片的手指。

  對方的指甲有點扁,很禿,也很短,看的江曉有點難受,應該是天天吃手造成的?

  “我認為,你獲得了這些,一定在背地里付出了很多很多。”那手指捏著照片,緩緩落下,拍了拍江曉的臉,“你不想讓這一切統統化為烏有,對么?”

  “你他媽的......”

  江曉話未說完,照片狠狠的拍在了江曉的臉上。

  咚!

  一拳!

  重重擊打在了江曉的腹部。

  但江曉的四肢僵硬,被完完全全的操控著,猶如挺尸一般,只感覺到了疼痛,卻是連正常的身體反應都沒有,連齜牙咧嘴的能力都被剝奪了。

  “注意你的言辭,孩子。”

  “看看你自己。”手掌再次拿起了照片,稍稍遠離江曉的面部,“你不想失去這一切,你不想被奪走生命,對么?所以,你最好聽清楚,我要讓你干什么,這關乎到你的生命。”

  江曉嘴里卻是輕輕吐出了一句話:“FXXK.U.”

  咚!

  手掌突然攥緊,捏住了照片,緊握成拳,一拳頭砸在了江曉的側臉上。

  咚!

  咚!

  咚!

  連續數拳,在這樣的力量之下,江曉的腦袋已經徹底側了過來,但卻依舊無法自由行動。

  他渾身顫抖著,瘋狂的掙扎著,卻無濟于事,只有嘴能夠自由活動。

  “吐。”

  江曉吐出了一口血沫,落在地板上,卻是感覺自己的臉蛋被狠狠捏住,再次擺正。

  終于,江曉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龐,一個面容英俊的中年白人男子,他的臉上帶著優雅的笑容,極盡嘲諷之色,低頭俯視著江曉:“孩子,我問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乖乖聽話。你不想失去這一切,不想丟掉性命,對么?”

  江曉目光直直的看著中年男子,確定,索菲克·凱倫!

  長臉,鼻梁高挺,貼著頭皮的短發,以及那眼中戲謔的模樣。

  江曉不喜歡這張臉,所以......“吐!”

  索菲克·凱倫的臉下意識的后仰,倒退一步,一手抹著臉上的血沫,嘴里細細碎碎的呢喃著:“哦,孩子,我們兩個有得玩了。”

  索菲克的面目漸漸猙獰,一把拎起了床上的誘餌江曉,提在空中。

  咚!咚!咚!

  一下下重拳,砸的江曉頭昏腦漲,意識模糊,盡管索菲克是法系,但力量屬性卻是在平均線之上的,在這樣下去,誘餌江曉可能真的會被打死,死后的幾分鐘之后,誘餌江曉的尸體也會化作一地的星力。

  索菲克一手提著江曉的衣領,劇烈的搖晃著江曉的身子,另一只手中,亮起了灰色的迷霧,面色露殘忍之色:“我本想只奪走你的竹熊,而現在,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誘餌江曉的余光,看到了索菲克手中的迷霧。

  確定!不是元素分身!

  是本體!這摧殘人心靈的亡魂迷霧,不是元素分身能夠施展出來的!

  索菲克一手中灰霧彌漫,眼神死死的盯著江曉,那吐在他臉上的一口血沫,似乎是刺痛了他那顆高貴而圣潔的心。

  但是他的詞匯量似乎有些匱乏,又重復了之前的一句話:“孩子,我們兩個有得玩了!”

  呯!

  客廳中,禍影之墟的大門突然開啟,三道人影落下,一發沉默砸進了小屋之中。

  “你他媽說的太對了!咱倆有得玩了!”門外傳來了江曉的聲音,一連串的鉆石沉默瘋狂向屋內狂轟濫炸。

  “說他媽那些個屁話!要看嚶嚶熊就干脆利落點!”

  江曉拎著巨刃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門口,隨手將腿側的匕首扔給了被扔在地上、恢復自由之身的誘餌江曉。

  同一時間,一道逆流之光,已經連上了索菲克那搖搖晃晃的身子上。

  鉆石品質的沉默仿佛不要錢一般,早就砸碎了灰霧小鬼,砸的索菲克與誘餌江曉頭重腳輕,意識模糊。

  索菲克面色劇變,怎么還有一個江曉!?

  索菲克早已對江曉知根知底,對江曉所擁有的一切星技,都知曉的清清楚楚,研究的明明白白!

  這第二個江曉的出現,完完全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索菲克第一時間扔下了手中的江曉,邁步后撤,卻發現出乎他意料范圍的事情還有更多!

  不僅僅是第二個江曉,就連這沉默,也遠遠超出了他的意料范圍,甚至遠遠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圍!

  這他媽是什么變異品種的沉默之聲?

  它不僅可以沉默星技、讓星力暴亂,甚至還能禁錮人的身體!?

  我的...我的速度,媽的,我的腿......為什么......

  如果不是被沉默了,這“高貴”的靈魂,也會說出這骯臟的話語。

  從古至今,無數個例子表明,情報信息能決定勝與負,更能決定生與死。

  對于江曉這種極其特殊的星武者來說,千萬千萬不要給他任何一個機會。

  江曉這種人,可不會與敵人強行五五開,他可不會跟敵人打上二十分鐘你來我往、精彩花哨的戰斗。

  哪怕是敵人有一點點的自負,

  哪怕是敵人有一點點的失誤,

  哪怕是被江曉抓住了一點點的機會......

  無論你是神、還是魔,

  無論你是星海還是星空!

  統統殺給你看!

  海葬王索菲婭,起碼知道江曉的赫赫威名,提前開啟了凈化領域,即便如此,她也是被沉默砸的頭破血流。

  而眼前這個自以為是、自認為控制住江曉的索菲克,被這一發沉默領域,開啟了一段被控到死的旅途。

  “拉回來!韓江雪!”江曉看著索菲克跌跌撞撞的往窗口處逃跑,仿佛做著慢動作,江曉急忙大聲喊道。

  韓江雪猛地一甩手,一條炬火鞭甩了出去,精準的纏繞在索菲克的腰間,猛地向后一拽。

  索菲克一手向外探著,仿佛想要抓住什么,但是這條火焰長鞭卻是斷絕了他的希望,那白皙的面容已經變得通紅,嘴角處向外流淌著絲絲鮮血。

  那近在咫尺的窗戶、那外面的自由世界,迅速離他遠去。

  韓江雪右手拽著炬火鞭,左手卻是推出了荒風。

  頭重腳輕、跌跌撞撞、視線稍顯模糊的誘餌江曉,借著門外江曉的視野,亮起了手中的匕首,在荒風的推送之下,一頭扎向了被拖拽回來的索菲克。

  呲!

  巨力與沖擊力之下,匕首直接刺進了索菲克的后心。

  唰!

  一道光柱,精準了落下,覆蓋在那趴倒在地的索菲克的后腦勺上。

  沉默領域之中,誘餌江曉也在做著慢動作,他一次次抽出匕首,一次次刺進索菲克的心臟。

  面目扭曲的誘餌江曉,姿態猶如瘋狗,動作卻緩慢的仿佛要讓全世界都看清......

  呲!

  呲!

  呲!

  一道閃電劃破長空,不知何時,東城區早已烏云密布,天色迅速黑暗了下來,淅瀝瀝的小雨落了下來。

  夏妍佇立在客廳窗口,靜靜的感知著城中的一切,也守護著身后小屋中的人。

  又是一道閃電劃過,照亮了滿臉鮮血的江曉,那匕首還在瘋狂而緩慢的向身下的人刺去。

  很難想象,“瘋狂”與“緩慢”這兩個詞匯,會出現在同一個語句之中,而又對此情景描述的如此精確。

  鈴~鈴~鈴~

  門外,江曉甩出了一道鐘鈴,扔在了索菲克那漸漸失去生命氣息的身體上。

  江曉一手攬住了韓江雪的肩膀,抬手遮住了韓江雪的眼簾,帶著她轉過身去。

  江曉扭過頭,望著屋內的畫面,輕聲的喃喃著:“別急著死,朋友,你說得很對,咱們兩個有得玩了......”

  ...

  兩更八千七百字,晚上20點更新不變,求各位手中的票票支援。
九星毒奶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jiuxingdunai/,歡迎收藏
手機看九星毒奶http://m.cndxh.com/jiuxingdunai/九星毒奶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九星毒奶》版權歸原作者育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