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兒臣見過父皇

推薦閱讀:透視小保安光暗天使立地封神重生之必然幸福修羅武神韓娛重生之月光寵物小精靈之冠軍皮卡丘太古龍象訣無限未來之科技帝國重生之逐鹿三國
  蕭敬奉旨去探視太子和方繼藩。

  遠遠就聞到了一股肉香。

  他咽了咽口水,待有人引他進去,便被這一片狼藉的場景驚呆了。

  一個大銅鍋,里頭是紅油,紅油還在翻滾沸騰,牛肉的香味從里面散發出來,讓人垂涎欲滴,一旁是幾碟小菜,方繼藩夾著肉,往朱厚照的碗里塞,朱厚照高興得手舞足蹈,謙虛的表示老方你自己吃,不要客氣。

  方繼藩側目,看了一眼進來的蕭敬。

  蕭敬覺得自己眼瞎了。

  他就不該這個時候來。

  他尷尬得不得了。

  可太子和方繼藩,卻一丁點都不覺得尷尬,方繼藩道:“蕭公公啊,來做什么?”

  “奴婢奉旨。”蕭敬眼睛便故意落在別處,心里默念,咱沒看見,咱沒看見,說到奉旨的時候,雙手朝宮中方向拱手,繼續正兒八經的道:“聽聞太子與齊國公患病,特來探視。”

  “噢。”朱厚照架著腳,口里咀嚼著肉,含含糊糊的道:“就說本宮現在正在食療,并沒有什么大礙,過了十天半月,病也就好了。”

  蕭敬:“……”

  方繼藩笑了笑道:“蕭公公,我看你氣色不好,這是腎虛的征兆,要不要也來治一治?”

  “不,不了。”蕭敬忙擺手,擠出一丁點笑容:“奴婢……奴婢要去還旨。殿下,齊國公,你們好生調養,奴婢……奴婢有事……有事……”

  說罷,人已逃之夭夭。

  “這狗東西。”朱厚照一副不滿的樣子:“沒見過世面。”

  方繼藩樂樂的笑道:“蕭公公還是實在人,殿下就不必和他計較了,京里近來作坊到處燃煤,空氣也不好,四處都是煤煙味,蕭公公年紀大了,對他的身子骨不好。臣為了蕭公公操碎了心哪,黃金洲的空氣就很香甜,若是將來能把蕭公公送去黃金洲,讓他頤養天年……”

  朱厚照咕噥道:“你現在怎么張口閉口便是黃金洲。”

  方繼藩便一副嘿嘿笑的樣子,人生最得意之事,不就是把人送去黃金洲嗎?

  這個道理,太子殿下不懂。

  …………

  此時,弘治皇帝伏在案上,臉色鐵青。

  他現在不能久坐,坐的久了,便覺得腰酸背痛的厲害。

  年紀大了啊。

  因而,讓太子登基的念頭,越發的強烈。

  只是……看著諸多奏疏,大多都是為江南士紳鳴冤,廷議還未開始,風暴就已來了。

  這些奏疏,既不敢埋怨皇帝,又不敢指斥太子,卻是直接將矛頭指向西山錢莊。

  這其實可以理解,畢竟……此事是西山錢莊一手包辦的,對于江南士紳別離故土的凄慘控訴,經了這些臣子們的書寫,格外的滲人。

  這些文字之中,竟頗有幾分靖康之變之后,金人強制遷徙北宋王公的慘狀。

  弘治皇帝看得氣悶。

  里頭的話里話外,都指責西山錢莊。

  可誰都明白,西山錢莊是鎮國府下轄,鎮國府又是誰領頭的呢?下這一道旨意的人,又是誰呢?

  百官的怨憤,弘治皇帝是可以理解的。

  有抱怨,也是正常,甚至弘治皇帝想到這無數的士紳遷徙,若說沒有血淚,弘治皇帝自己也是不相信的。

  大明自詡天朝上國,乃是天下最富庶之地,卻也將這天下其他各處,視若蠻荒之地,從富庶的江南,遷往蠻荒之地,與土人混雜而居,這……日子能好過嗎?

  弘治皇帝的腦海里,頓時想起了一群士紳吃糠咽菜,一個個穿著獸皮的樣子。

  只是,此乃國家大策,關系到的乃是大明萬世基業。

  群臣的反對,讓他既是憤怒,又有些擔心。

  他不怕自己駕馭不了群臣。

  可是自己的兒子,即將登基,太子能駕馭得住這些人嗎?

  若是不能讓百官心悅誠服,那么……太子又該依靠什么人來治天下呢?

  弘治皇帝渾然忘我,手不由自主的磕著案牘,打著節拍,雙目顯得呆滯,陷入了沉思。

  此時,蕭敬躡手躡腳的進來:“陛下……”

  “啊……”弘治皇帝抬頭,猛然回神,接著皺眉道:“太子與齊國公如何了?”

  “他們……在治病。”

  “真病了?”弘治皇帝雙目之中,掠過幾分焦慮。

  他還以為是假的呢!

  蕭敬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他既不敢欺君罔上,可又發現這事兒沒法說。

  弘治皇帝遲遲沒得到蕭敬的回應,便嚴厲的問道:“朕在問你的話!”

  “是,是……”蕭敬忙點頭:“奴婢萬死,太子殿下和齊國公……他們……咳咳……”蕭敬抬起頭,道:“西山醫學院那里,診斷了他們確實有病。”

  蕭敬開始佩服自己的機智了。

  有錯也是西山醫學院的事了。

  弘治皇帝:“……”

  這話開了頭,下面就好說多了。

  于是蕭敬又道:“奴婢去的時候,大夫囑咐太子齊國公要多吃點熱食,比如說牛肉,羊肉什么的,最好配一些蔥蒜和辣椒……”

  弘治皇帝的臉抽了抽,猛然間,他大抵的明白了,不禁咬牙道:“他們倒是好,自己夸下了海口,卻讓朕來收拾這個爛攤子,哼!”

  怒歸怒,弘治皇帝卻發現自己無計可施。

  內心深處,難免有些失望,太子終究還是有一些不著調啊,弘治皇帝甚至一點都不介意太子和齊國公二人在廷議上表現不妥當,可他氣悶的卻是,太子和齊國公居然臨陣脫逃。

  如此沒有擔當,將來如何定鼎天下?

  弘治皇帝吁了口氣,凝視了蕭敬一眼:“知道了。”

  “陛下……”

  “朕說……”弘治皇帝表情嚴厲:“朕知道了!”

  “是,是……”蕭敬再不敢發出絲毫的聲息。

  良久,弘治皇帝又道:“廠衛那里,將所有的名冊,都擬定出來,誰對此最有非議……一個不要遺漏。”

  “奴婢明白。”蕭敬深深看了弘治皇帝一眼:“只是……陛下,不知過些日子的廷議,是否……”

  弘治皇帝皺了皺眉,最終道:“君無戲言,豈有朝令夕改的道理,照常進行吧。”

  …………

  月底。

  廷議開始了。

  劉健對于這一次廷議,表現出了極大的憂心。

  他不是怕鬧出什么,他擔心的乃是謝遷等人的安全。

  劉健乃是內閣首輔大學士,自然知道廠衛那里,似乎開始在打探什么。

  太子和齊國公的退縮,讓劉健的擔心加劇。

  陛下已經年邁,身子越來越不好了,此時的皇上,定是焦慮的,現在百官在陛下還在的時候,尚可以明目張膽的反對太子,若是太子表現出了較高的駕馭能力,陛下或許對于這一次百官的‘無禮’,會表現出寬容的態度。

  可一旦……陛下認為太子駕馭不住這些臣子們呢?

  劉健念及此,便不禁打一個寒顫。

  到了午門外,劉健故意與謝遷同行,有些事,他不便明說,只微笑道:“太子至今還在稱病,于喬啊,我等終究為人臣,今日廷議……老夫倒是覺得,凡事不可操之太過了,你的心情,老夫是可以理解的,據聞你的親眷,大多都去了呂宋……”

  劉健還沒說完,謝遷就道:“我并非是為了親族,只是想討一個說法,士紳……難道就不是大明的子民,不是大明百姓嗎?”

  “天下人都聞你能言善辯……”劉健搖搖頭,嘆道:“你的脾氣,該改一改。”

  “改不了啦。”謝遷的面上透著幾分悲壯:“何況,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此次實在是過份,不講清楚,不說明白,不把這個底揭出來,劉公,我心里堵得慌啊。”

  劉健心里卻是更擔心了,板著臉道:“可你是內閣大學士,于喬,你有沒有想過,有多少人恨不得讓你發難,他們好跟著起哄,甚至借此機會否定新政,反對太子?”

  謝遷沉默了,過了半響,他咬著牙:“新政的目的,是為了國泰民安,可若是因為新政,必須犧牲掉無數的臣民,那么……這已舊政又有什么不同?”

  這話還怎么說下去?劉健再沒有做聲了。

  眾臣至奉天殿覲見,而弘治皇帝臉色更壞。

  見眾人行了禮,他只頷首,便不再做聲。

  劉健出班道:“陛下,太子和齊國公未至,不知廷議是否開始。”

  弘治皇帝淡淡道:“他們雖未至,可廷議乃國家大典,不等他們也罷,諸卿有什么話,暢所欲言吧。”

  人們看著太子和齊國公空蕩蕩的位置,有人心下不禁冷笑。

  遇事就躲,望之不似人君……

  已有人磨刀霍霍,正欲開口,這時,有宦官急匆匆的進來稟報道:“陛下……太子和齊國公來了。”

  “來了……”人們嘩然。

  眾人紛紛看向殿口的位置。

  卻見朱厚照眉目飛揚,很是精神奕奕,他身上……竟是穿著一身戎裝。

  方繼藩在其后,身穿紫色蟒袍,二人抬頭挺胸,目不斜視,顧盼自雄,徑直入殿。

  朱厚照這一份打扮,實是讓人大開眼界。

  君臣們錯愕著,卻見朱厚照到了殿中,昂首道:“兒臣見過父皇,兒臣來遲,懇請父皇恕罪。”

  他聲若洪鐘,帶著朝氣。
明朝敗家子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mingchaobaijiazi/,歡迎收藏
手機看明朝敗家子http://m.cndxh.com/mingchaobaijiazi/明朝敗家子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明朝敗家子》版權歸原作者上山打老虎額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