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國|3822 意志與野心(十七)

推薦閱讀:透視小保安漢兒不為奴立地封神重生之必然幸福元末稱雄韓娛重生之月光大夏王侯修羅武神席卷天下太古龍象訣
  八月十九日,凌晨三時,被譽為亞丁喪鐘的大綠洲之戰,兩國數萬精銳在面積最大的斯拉木大綠洲終于展開一場勢均力敵的廝殺,風吹過頭頂,戰旗發出展開的啪啪聲,如同出籠猛虎的帝**隊趁夜猛撲亞丁前軍營地,斯拉木大綠洲本地沙漠族給雙方都送去了需要的信息,主動促成雙方決戰得提前爆發,以避免亞丁人與埃羅人當初在斯拉木大綠洲展開大戰,幾乎將整個斯拉木大綠洲徹底崩潰的舊況,當初埃羅帝**隊就是在斯拉木大綠與亞丁軍主力展開會戰,雙方總兵力加起來近五十萬人,擁擠在這片大綠洲之地,最終埃羅帝**戰死二十余萬,如此規模的大戰,僅僅只是波及都差點毀了斯拉木大綠洲,埃羅人在撤退之時,曾經下令放火焚燒大綠洲,

  如果不是沙漠族及時撲滅,后果不堪設想

  此次帝國大軍開入,比起埃羅人開入還要嚴峻,因為帝**隊最讓人聞風喪膽的,就是能夠燃燒一切的燃油彈,如果讓帝**隊和亞丁軍隊在這里拉開陣勢展開大戰,帝**隊動用燃燒彈的可能性極大,一旦斯拉木大綠洲被點燃,沙漠族也沒有把握再撲滅一次

  沙漠族認為,帝**隊雖然戰力強勁,士氣如虹,但畢竟是遠道而來,四天三戰,就算真是一把鋒銳長劍,此刻也已經到了快要耗光的程度,亞丁軍雖然是倉促,但確是實打實的以逸待勞,帝**隊想要取勝并不容易,沙漠族只需要等到兩軍絞殺到精疲力竭,無論是針對帝**,還是協助亞丁人,都可以輕松成為這場戰事最大得利者

  夜風迸裂,廝殺聲終于透過了夜色傳來

  “注意,敵襲啊!”

  冷月光輝之下,察覺到不對經的亞丁哨兵凄厲的喊聲響徹夜色,打破了凌晨的寧靜,站在哨塔高處,月光之下,全是黑影累累,猶如螞蟻群攀附而來,一層層的鐵甲滾動,更是一片寒光閃閃,那是突然暴起撲上來的帝**隊,密密麻麻猶如鋪滿了前方。亞丁軍的哨兵頭皮發麻,整個人都嚇傻了,就在歇斯底里的吶喊聲中,天空中開始傳來一陣恩恩的聲音

  “刷刷刷”無數密集的寒星如雨一般落下就像突然從天空中落下的星光,帶著致命的氣息,以難以相信的迅捷猛地一下扎入剛從帳篷里跑出來混亂不堪的亞丁軍士兵中,一片血花炸開。鮮血在人身體內炸開的聲音

  “救我,救我”

  中箭者在血泊中慘呼,身體在地上爬動著,暴風驟雨般的箭簇還在不斷飛射進來,搶在帝國攻擊線之前,三輪密集的箭雨已經開始掃蕩,然后是帝國步兵喘著粗氣,背著盾牌,口里咬著一把把鋒銳的長劍,身手敏捷的直接沿著木柵欄往上攀爬,亞丁營地木排并不算高,也就是兩米到三米,站在哨塔上的哨兵近乎絕望的站上面舉著長槍猛往下方人頭上扎,但是攀爬的帝**隊實在是太大多了,下方攀爬的帝國步兵抓住對方的長槍往下拉,就聽到一聲凄厲的聲音,哨衛被拉的跌落下去

  遠處居高臨下的坡地,三千名帝國射手列成四隊在高處散開,向著遠處營地不斷傾瀉箭簇,手中連重甲也能刺穿的帝國步兵重弩,弓弦隨著命令猛地一下拉到了最大,刷,帶有血槽的鋼制箭頭齊刷刷舉起,然后在隊長的一聲命令中,弓弦猛地松開,一層屬于冷酷金屬的淡淡白光,猶如一道鐮刀,一下從隊列的位置向遠處天空飛躍而出,攻擊線的最前端,飛奔的帝國輕騎兵已經逼近營地大戰,,夾雜著戰馬的嘶鳴聲和金屬馬甲的碰撞摩擦聲,作為全軍最為犀銳的箭頭的帝國騎兵,一下撞入亞丁人的營地大門,

  “啪啪啪”木質柵欄被戰馬撞的傾斜,這只是臨時營地,亞丁人更沒想過帝**隊會這么快找到他們,沒有進行過加固的木門,在帝國騎兵的強勢撞擊之下,發出幾聲不堪重負的咔咔聲,碰的一聲,直接被帝國戰馬撞飛出去

  “殺!”黑甲騎兵沖入營地,眼前的營地不算小,但是因為是臨時營地的關系,除了一座座的帳篷外,幾乎沒有設置防御措施,帝國騎兵洪流毫無阻隔,一路向前狂沖,從天空望下去,眼前的營地地勢猶如一個倒灌的葫蘆口,到處都是黑甲騎兵一團團的撲殺而至,猶如黑色鋼鐵洪流一**的拍擊在營地內部,一個個帳篷猶如被一道巨大的鐮刀削過,次第翻倒,亞丁士兵驚慌失措如蟻巢遇水一般跑出來,不少人都還沒搞清楚情況,就已經被帝國騎兵一刀砍翻

  帝國騎兵追在人群后面一路掩殺,就看見人潮翻翻滾滾地退了下來,一觸即潰,幾乎是全線崩盤,整個戰線上,就只看見黑甲帝**隊的攻擊隊伍在向前涌動!巨大的碰撞,士兵被戰馬集群踩踏肉內,混亂已經波及全家,無力回天!馬蹄聲已經掩蓋住了天地間一切的聲音,一排排冰冷的黑色甲胄淹沒了前方,在地動山搖一般席卷而來的騎兵風暴面前,無論是號稱精銳的貴族軍官,還是普通士兵,全都喪了膽子,帝國黑甲已經如風暴一般的席卷營地

  刀劍寒光,殺聲撕裂夜色,亞丁軍旗依然在飄動,可是四下望去,只是一片兵敗如山倒的慘狀。

  亞丁第八軍第三團長索特站在土丘位置,望出去已經是一片血色,無數的箭簇猶如黑夜中無數的星光墜落,奔跑的士兵中箭滾地,黑甲騎兵滾龍一般廝殺,廝爆發的如此突然,猶如復仇之神從黑暗中浮現而出,彎刀如血,沉重飛撲的戰馬就夾雜著夜晚沉霧俯沖而至,如同電閃而來刀光劍影,血肉橫飛,索特臉上就像是被秋風席卷的殘葉一樣難看,帝**隊竟然摸到了營地邊上,自己才發現,這是嚴重的失職,他氣急敗壞的大聲質問

  “帝國人是怎么發現這里的,為什么我沒有得到報告?”

  “大人,你忘了昨天傍晚沙漠族曾經派人來說,帝**隊正朝著這邊靠近”副官臉色難看的說道

  “胡說八道,這些沙漠人對于我亞丁素來沒有好心,此次帝國大軍攻入斯拉木,依我看就是沙漠人出賣了我們才對!索特右手猛地揪侍從官的衣領,臉色鐵青,一雙眼睛紅色要吃人一樣,索特身高足有兩米,體型更是強壯的猶如一頭熊,在駐守大綠洲期間,曾經親手博殺過一頭獅子,身體單薄的侍從官直接就被提了起來,在索特雙手下臉色憋的通紅,嘴里發出顫抖的聲音“大。。大人,還請息怒”

  ”如果我在聽到你剛才的說法,我會直接按照蠱惑軍心將你處決“索特滿臉殺意的將副官放下來,沙漠人是告訴他帝**隊在靠近,但誰知道這事真的假的?

  而且索特一直認為這些沙漠人都是靠不住的,怎么可能給好心跑來提醒,十之**,是故意用這些消息讓自己的軍隊出于緊張狀態,這樣只要拖上兩三天時間,自己的部隊就會因為疲憊不堪而戰力大減,索特是真沒想到,沙漠人這次告訴他的是真的,帝**隊不但靠近,而且直接就發動了進攻

  “傳令下去,全軍死守!”索特雙眼怒目的嚴厲命令道,他是亞丁軍前營的負責人,他很清楚,帝**隊如果從這里撕開缺口,一口氣沖入下一個營地區,帝**隊氣勢如虹,絕對不能讓混亂波及到下一個營地區,否則兩萬八千亞丁大軍就有被自己人沖垮,沖散的危險,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拖時間,帝國大軍突襲的動靜如此之大,相信很快就會傳到中軍本陣去,如果援軍能夠及時趕到,這誰勝誰負還是個未知數,雖然這是一場帝國占有利的突襲戰,但是能不能短時間內擊破自己這個前方營地,是整個突襲可能變成苦戰的最關鍵

  此起彼伏的命令聲音,亞丁士兵長槍向前,索特以主將的身份,親自手執長槍,坐鎮長槍陣列的第一排,立即讓亞丁軍潰敗之勢得到穩定,索特身高兩米,全身粗壯,頭頂上的十字重盔,只在眼睛位置留了一個十字,手執四米的長槍,猶如一尊魔神站在前面,看見連主帥都上了,其他亞丁軍官也不敢跑了,紛紛轉身因為按照亞丁軍制,主將戰死,軍官逃亡者一樣要處死!

  ”大家穩住陣列,矛尖前指。不要怕“

  “所有人,彎腰迎敵”

  “大人不走,我們也不走”

  人人手執一柄長槍列陣向前,今夜,怕是要死在這里了,前面戰馬如雷,地面顫抖,所有人的腦海里已經是完全空白,只有握著長槍的手緊的咯咯的響動,以步兵長槍抵擋騎兵沖鋒本就是搏命,戰馬的沖擊力相當可怕,往往是就算算擋住了,第一線的長槍手也可能是全軍覆滅的結果

  “啪啪啪”頃刻間,戰馬與密集長槍撞在了一起,手里握著一把長槍狠狠的扎入一匹撞上來的帝國騎兵的戰馬,戰馬發出一聲長嘶,長槍手也隨即被反沖擊力滾了幾個跟頭,拼死的將手中長矛刺出去,前面奔馳的戰馬立即翻滾,將上面的黑甲騎兵重重甩出去

  “殺殺殺,換人,快換人啊”前面翻滾在地上的長槍兵不少都是被人拖下去的,戰馬的沖擊力,讓這些普通士兵的手腕遭受重創,空氣之中盡是濃烈的血腥味道撲鼻嗆人,連續幾波騎兵強勢沖擊,戰馬人尸在這條線上積如山,污血處處,死人死馬所在皆有。斷肢殘臂尸身堆積得都成了一座小丘

  “怎么樣,死了沒有!沒死的都立即起來”

  “混蛋,

  “堅持住,援軍很快就會到的!”雙方毫無花巧的猛力沖撞!戰馬嘶鳴之聲,短兵對戰!各種彎長刀鐵刺此起彼落,敲砸在鎧甲的鍪上,敲砸在甲胄上,就是令人牙酸的金屬碰撞刮擦,筋斷骨折的沉悶聲響中,每一次沖擊,就刀劍互相交錯戳刺,

  “弩兵向前啊,!”

  帝國方面,帝國弩射手極為默契的分出人馬向兩翼擴張掩護。也不需要有人指揮,就這樣熟極而流的做出了變化,后面的帝國弩兵開始對這些列陣的長槍展開密集射擊,箭簇飛射,以極為配合的呈遞攻擊姿態,拼死的向前,

  “啊”亞丁長槍手紛紛中箭倒地,
權國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quanguo/,歡迎收藏
手機看權國http://m.cndxh.com/quanguo/權國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權國》版權歸原作者愛吃大包子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