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第156章 白云生處有人家

推薦閱讀:透視小保安漢兒不為奴立地封神重生之必然幸福元末稱雄韓娛重生之月光大夏王侯修羅武神席卷天下太古龍象訣
  “您老喝得有點多,都開始醉了,還是先去睡覺吧!”許廣陵笑道。

  “胡說,才一壇酒,老夫怎么會醉!”

  “行行行,您老沒醉,我知道,我知道!”

  甘從式醉眼惺忪著,卻也在許廣陵的攙扶下,向著草堂臥室走去了。

  確實。

  別說一壇酒,就是十壇酒,只要一個引氣境的修者自己不想醉,他就不會醉。

  甘從式想醉么?

  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個時候他需要醉。

  醉了,才能說出醉話。

  “小陵子,我拜你為師好不好?”

  縱然修者之間再不計小節,縱然他們之間再“忘年之交”,一個快兩百歲的老頭拜一個才十歲剛出頭的小毛頭為師,也是一件太過聳人聽聞的事。

  真要拜了師。

  甘從式是藥師堂堂主,整個藥師堂的那些上上下下,怎么想?

  甘從式是中品世家甘家的族老,而且絕對是那種“超級族老”,整個甘家上下怎么想?

  甘從式的那些老友、盟友、對頭,又怎么想?

  安南郡、南州、帝國又會怎么看?

  不用懷疑,這種前無古人后多半也無來者的舉動,絕對轟動整個安南郡,然后以沙塵暴一樣的姿勢傳遍整個南州和帝國,甚至在別國都會成為逸聞。

  人生天地間,身受各種拘。

  再瀟灑淡然的修者,也不可能真的孑然一身,其它別無牽掛。

  這還只考慮甘從式這邊,沒考慮許廣陵這邊。

  如果許廣陵真有一個那樣的老師,會允許甘從式這個糟老頭子掛上來?

  所以拜師什么的,只能是醉話。

  但醉話不醉。

  通過這個醉話,甘從式把他的態度擺出來了,也可以說是姿態。

  那就是在“忘年交”之外,某種意義上,以弟子的方式,面對許廣陵。

  其實他本無需如此的,許廣陵都已經傳了他那個“開架練體拳”,也開始把“木盤經”這種遠遠凌駕于他家族傳承的秘錄展示給他,更對他坦言了“凝氣散”、“通天樹”、“先生”都是存在的。

  就是不說這話,看情形,許廣陵該教的,也還是會教給他。

  但這饋贈太大,不作任何表示,甘從式是接受不了的。

  也所以,借著酒,借著醉話,這個話,他說出來了。

  許廣陵回應了嗎?

  回應了。

  “我知道。”

  于是,甘從式可以舒坦地去睡了,老懷大慰。

  許廣陵也睡了,朝陽初升,清氣未散,山風習習正堪眠。

  也就在躺臥中,已經打通的命竅,也是目前打通的唯一竅,自行運轉,和陰陽,調升降,通內外,轉清濁。

  山谷中無處不在的靈氣被緩緩汲取,但進入身體之后,這靈氣卻被命竅嫌棄,那是分毫也不取,只作中轉之用。

  被命竅轉化的靈氣,以一種未名能量的方式,在許廣陵身體內游走并滲透著,從骨骼到臟腑,從肢體到血液,卻并不涉及脈絡以及大小諸竅。

  經過一段時間的體驗以及思索,許廣陵大概也明白了,靈氣目前對他來說,是介于清濁之間。

  對骨骼、臟腑、肢體、血液這些來說,靈氣是“清”的,可以有效地滲透、滋潤,提升其性質。

  但對脈絡以及大小諸竅來說,靈氣,卻是“濁”的,是被厭棄的。

  特別是作為根本竅的命竅,許廣陵現在甚至都能擬人化地想象其一臉的厭煩,以很不耐煩卻又很無奈的樣子,汲取并轉化著這些靈氣,供身體之用。

  是,它不需要。

  但身體需要。

  除了它及它們之外,身體,更廣大的地方,依然還需要靈氣以作為提升之用。

  “呵呵,我現在簡直相當于‘謫仙’啊,這天地間最為清貴的靈氣,對我來說卻都還是清濁各半,以至于,在最關鍵和最核心的層面,它根本就是濁的。”

  “那現在,真正對我來說算是‘清’的東西,應該是什么,又存在于哪里呢?”

  根據靈氣指數,可以輕易地定位一個地方,是凡地,還是勝地、靈地等等,這種區別很簡單,許廣陵在前世很早時候就可以做到。

  但該如何區別前世的世界和現在的這個世界呢?

  當然,許廣陵的用意不是真的要區別這兩個世界,而是想建立一個類似于人體健康指數、靈氣指數等這樣的東西,用以區分和定位不同的世界。

  如果這個指數能搞出來,他大概可以知道,什么樣的世界,對來他來說會是“清”的。

  這種遠遠超出他目前知識結構的東西,需要鑒天鏡的幫忙。

  也不知道破小天什么時候才能醒來。

  不過其實也不急。

  這個世界,明顯比前世更為廣闊和復雜的世界,正等著他的探索呢。

  也不止是外面的世界。

  就算是修行,這十年間,他不也是有了很多的收獲?

  甚至是絕大的收獲。

  所以,真的不急。

  且行。

  且看。

  看這方天地風景無限。

  唯一小小遺憾的是,他這個“謫仙”不嗜酒,無法像前世的李青蓮一般,腰掛葫蘆走天下,走得累時,摘下葫蘆仰起頭,咕嚕咕嚕咕嚕。

  一分喝下肚,聊解風塵。

  九分淌在地上,祭山祭水,祭此天地。

  就在遐想中,不知不覺,命竅停止了運轉,也意味著身體這一次的微轉化過程結束了,可以起床,也可以做飯吃飯了。

  新的一天,藥王谷中,一老一小的相處并沒有任何改變。

  硬要說改變,那就是比以往多出了一個對弈的項目。

  當然,那個老者總是輸,輸輸輸,目前來說還看不出任何能夠贏一局的希望。

  不過許廣陵開始搗鼓一個小玩意。

  那就是做新的棋盤、棋子。

  都謫仙了,自然不能做那些沒格調的東西,比如用什么香木硬木啊之類的。

  許廣陵調用“藥之大宗”的能力,采山間之草、木、花、藤,揉之為汁,然后曝汁為末,又讓甘從式這個地階發揮其“大力士”的功能,將那些粉末凝合為棋子、棋盤。

  不必懷疑大力士的力量。

  那些做好的棋子棋盤,非常堅硬,明明取之于草木花藤,而且還都是其汁液,現在敲來卻是頗有金戈鐵石之音。

  就連甘從式自個兒,一時半間都弄不壞。

  當然,重點不是這個。

  重點是整體淺藍的棋盤,以及備用的整整五色棋子,紅、白、青、黃、黑。

  每一種或者說每一套棋子,都散發著一種特殊的淡淡香味。

  那香味,甫一散發,甘從式就是猛嗅,然后用一種驚疑不定的眼神看著許廣陵。

  許廣陵也不解釋,只是微笑。

  而后,除了每天的對弈,這棋盤棋子,被甘從式整個地收入了其靜修的草堂。

  明明完全不怕摔不怕碰的棋盤棋子,他拿捏起來,卻是輕拿輕放,極盡溫柔,視之若無上圭寶。

  某種意義來講,這也是對的。
全知全能者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quanzhiquannenzhe/,歡迎收藏
手機看全知全能者http://m.cndxh.com/quanzhiquannenzhe/全知全能者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版權歸原作者李仲道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