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的水晶宮|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論筑城術的顛倒應用

推薦閱讀:透視小保安漢兒不為奴立地封神重生之必然幸福元末稱雄韓娛重生之月光大夏王侯修羅武神席卷天下太古龍象訣
  李斯特和艾利歐特,才剛年滿二十歲的兩個年輕人,但由于一個是正太一個是蘿太,說是高中入學生都是有人信的。此時的他們,正率領著一大群平均年紀至少比他們大上十五歲的戰斗法師們,在天橋島便開始構繪法陣。

  而在這個過程中,除了正在兩側踏龍橋邊沖著第一和第二軍團進行試探性射擊的艾明的部隊,薔薇軍團的全員都停止了前進。

  一時間,這整個群島組成的廣袤戰場上,除了兩側的戰況還算激烈,雙方中軍的主戰場上,竟然出現了一時間的“和平”。

  “這是要做什么?”門修斯元帥狐疑地看著勾畫法陣的對方施法者們,心想自己也算是身經百戰了,但就是沒見過這種操作。在那里列陣的施法者至少有個二三十人了吧,那應該是第四軍團常設戰斗法師的大多數成員了。這種寶貴強悍,卻又脆弱的兵種,不放在普通雜兵的重重保護之中,卻沖到第一線是要干什么?

  有妖氣!門修斯對自己說。

  “元帥,是不是要讓神機隊現在出動,抵近攻擊。”尤彌爾上校問道。

  “不……還不是時候。”門修斯元帥面無表情。

  “可是,呃,下官失禮了。”

  尤彌爾上校覺得自己再說下去就會丟工作了,卻不知道門修斯元帥想的卻是,如果女神保佑這一關真能跨過去回去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這蠢貨發配到卡德加島上去養大嘴蛙。

  還是讓一部人去試探一下吧,總不能什么都不做吧。門修斯盤算著。然而,還沒有等到他下達這個條命令,前線便有一部大約五六百人的兵馬直接脫離了陣列,向著島東側邊緣便跑步過去了。

  元帥的臉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是約安和亞斯華的部隊,那對維蘭巴特家的雙胞胎兄弟。”尤彌爾上校趕緊道。

  貴族領主的私兵、領地征召兵和傭兵們拼湊起來的烏合之眾就是這么一個操性。其軍隊的部署單位并不是編制鮮明人員配置完善的師團營連排,亦或是古典一點的軍團旗團聯隊大隊什么的。某一家甚至某一位領主帶來的部隊集群便是一個獨立的作戰單位了,它到底有多少人,是什么樣的兵種配置,裝備、訓練和講究士氣如何,最后又有多少戰斗力,全都只是玄學。

  當然了,那五百人畢竟屬于門閥之首的維蘭巴特家,他們的私兵裝備和訓練都不錯。帶隊的約安和亞斯華兄弟也是受萬眾矚目的青年施法者,紫羅蘭家的嫡系……然而,以上的一切都不是他們在戰場上自行其是的理由。

  “讓他們馬上歸位!”元帥低喝道。

  早已經有見機得快的傳令兵迅速過去了,而尤彌爾上校則趕緊道:“他們是在鋼鐵薔薇堡殉職的伊肯維蘭巴特中將的兒子,所以……”

  所以是一定是想要替父報仇吧?那我給他們機會,遵循古典的施法者禮儀,提著法杖走到陣前,堂堂正正地去挑戰陸希貝倫卡斯特如何?反正他們兩個今年也二十歲了吧?對手也大不了他們多少,實在不行就一切上咯,也不算人家以大欺下嘛。

  陸希貝倫卡斯特一定會同意的吧。

  元帥用眼神逼視著自己的副官,后者默默地將頭垂了下去,之后所有的話便在也說不出口了。

  我都說了那么多了,對得起您二位請我吃的那幾頓大餐還有大前天晚上的那個小嫩模了。兩位公子,一切就請你們自求多福了。尤彌爾上校想。

  還是把這個蠢貨趕到獄門島去看北國風光吧。元帥想。

  這兩位維蘭巴特家的少爺確實是要自求多福了,因為他們的行為成了不少人的榜樣。在傳令兵趕到陣營之前,又有好幾個小團體離開整體陣列,隨著他們而去。

  門修斯元帥最不想見到的情況終究還是發生了。當然,不幸中萬幸是,那些無組織無紀律的都是一群愣頭青帶的部隊,總人數也就兩千人多一點。

  “可是,在戰場上,每一個人力都是極寶貴的,這么簡單的道理都不明白嗎?我居然是在帶著這樣一群巨嬰來對抗奧格瑞瑪的征服者嗎?這些家伙是這樣……鄧博萊和魯道夫這些號稱精英的也是這樣!要是有他們的一萬五千人,至少兩翼的陣線是完全可以穩定住的。”

  門修斯元帥繼續心塞中。他確實不反對調動一些人手上前觀察,甚至試探攻擊一下,但卻無法容忍底下人自行其是。他已經決定,不管那些家伙是誰,是誰的誰,等到返回之后,無論勝負,都一定要把頭腦掛旗桿示眾了。

  這個時候,那群貴族門閥的青年子弟們已經不知道自己的命運被決定了。這一刻,這些心中尚且還有幾分血性的年輕人們感懷前人壯志,頓覺激情燃燒,斗志昂揚,血脈中無時無刻都充盈著無窮無盡的力量。他們將是這場史詩之戰的先驅者,就算是戰死沙場,也會名垂青史;就算是戰死,也一定要向那個卑劣的叛賊展示我們的根性。

  覺得自己仿佛是個殉道者的年輕人們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態開始前進的。他們率領著各自的部下,分成了七八個亂哄哄烏泱泱只能勉強還算是方陣的編隊,經過了數分鐘實在是不成樣的行軍之后,終于停在了東門島最東側的邊緣上,和對面天橋島上最西側的敵人,隔著平均超過三百米的天空對峙了起來。

  三百米,這已經超過了大多數弓弩手的射程,也超過了大多數攻擊魔法的有效范圍。可是,這世界上又有什么能難得住這群的青少年們呢?有句話不是說過,有根性便能克服所有的艱難,跨越一切的障壁,化不可能為可能呢。

  如果做不到,一定是你根性不夠。如果做不到,那不是還有生命嗎?

  這群不停主帥號令的憤青們經過了短暫的商議后,很快便開始行動起來。他們將隊伍中最好的遠程武器集中了一下,退到了陣前,那是十二臺蝎子弩和三臺火焰連弩。五名穿著考究法袍,一看就是名門子弟的年輕魔法師們擺出了一個五芒星陣,一起施法,瞬間便給弩炮陣地布上了一個魔法護陣。此外,紫菜叔也的確是生了兩個好兒子,他們聚精會神得施法,開始給面前的弩炮門一臺臺地附魔。

  這么搞下來的話,這邊的天橋島,以及正在布置法陣的李斯特他們一行人,正好就在射程之內了。

  從他們和稚嫩的年紀相當不符的老練施法節奏來看,應該是從少年時代開始就受到了相當嚴苛的魔法訓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是,他們未來在施法者的成就上至少不會亞于他們已經涼在了鋼鐵薔薇堡的父親。

  這一幕,當然也落在了陸希的眼……嗯,感知之中。

  “門閥之首呢,倒也名不虛傳。諾大的這么一個紫菜家族,年輕一輩中應該也還是有不少人才的。”陸希對阿克迪娜笑道。

  “很厲害嗎?給十二臺蝎子弩附的都是三環的魔化武器附魔和馭風附魔,確實能強化一定威力和射程。可是,若能采用五環的雷鳴纏繞,火焰濺射以及大氣穿梭附魔,不是更好嗎?”阿克迪娜眨巴著兩只紅寶石色的大眼睛,茫然地道。

  陸希沉默了幾秒鐘,嘆了口氣:“小迪娜,以后不要這么說話。很拉仇恨的。另外,也不準說是跟我學的!”

  卓爾小姑娘“咯咯咯”笑了起來,笑容不用說自然是超可愛的,但陸希表示反正我瞎了我看不見,接著向格瑞瑪上校點了點頭。

  酷酷的上校舉起了令旗,用更加酷酷的動作揮了幾下。

  然后,炮兵們便推著二十門收割者,從人群中拱了出來。

  這些玩意不用工序復雜的附魔,也不用手忙腳亂的上弦并且一支又一支地裝弩彈,而且談射程嘛……哦豁!

  大炮們剛剛立穩便直接齊射了,連打(喵)炮的沒有儀式感一看這幫人就是注定和貴族無緣的下等人。炮彈在人群之中掀起了十幾朵熾熱的火花,將弩炮和炮手們都卷入了致命的沖擊波和彈片之中,這才后知后覺地發出了“轟隆隆!”的巨響。

  是的,那護盾根本就無法抵達炮彈的轟擊,在爆炸的烈風和魔法的光幕接觸的一瞬間,就被徹底摧毀。擺出了五芒星陣的年輕法師就像是挨了雷擊似的,一邊抽搐著一邊倒地。而還在兩位還在聚精會神施法的雙胞胎則更慘烈一些,直接被卷入爆炸最中心,徹底尸骨無存。

  同樣尸骨無存的當然還有那些昂貴的蝎子弩和火焰弩,以及上百名士兵。

  憤怒的青少年們在初出茅廬的第一仗便感受到了現實的沉重,頓時便懵在了當場,然后便被他們倉惶后退的部下們裹挾著逃了回來。當然,他們也沒辦法繼續體會成長的快樂了,很快就被更加憤怒的門修斯元帥砍了腦袋,用長矛訂上了一整排。

  反正,門修斯元帥也并不準備考慮什么將來可。

  經過了這個小插曲,這邊的貴族軍們也不敢上前造次了,任由第四軍團的施法者們布置好了規模龐大的復雜法陣,走入陣內的星位,開始施法。

  因為隔得太遠,門修斯元帥不能聽到對方的咒文也看不清法陣的結構,可是,掌握了古老領主戰旗的他,在第一時間便感受到了元素的不自然波動。那波動來自于自己的腳下,來自于穩定的大地之中,就仿佛地震似的。

  “土元素!這是……筑城術?不,或許規模更大。嗯,居然還可以這么利用嗎?”

  我們都知道,筑城術也是相當有名的戰略魔法。施法者們通過大型的法陣加成和利用,是可以短時間改變地貌地形,生生地在地面上拉一道城墻出來的。所謂的一夜筑城,在這個世界中可真不算什么新聞,連一小時筑城十分鐘筑城都屢見不鮮。

  當然了,這“城”的規模有多大,能夠持續多久,便完全取決于施法者們的能力了。

  門修斯當然不可能懷疑對方的能力。雖然陸希本人好像沒有出手,但既然隸屬于那支征服了奧格瑞瑪的天空薔薇軍團,既然是這支英雄團體中的一員,又怎么可能是弱者呢。

  這個“城”一定是會筑起來的,而且規模不會小……那么,若是這面城墻斜過來呢?

  門修斯元帥頓時明白了對方的意圖,呼地站起了身。

  “閣下,讓神機隊……”

  “不,繼續待命!”元帥從齒縫中咬出了一個聲音,深呼吸了幾口,將內傷和方才的憤怒全部拋之腦后,他左手掐了一個手印,閉目入神,靈魂延展開去,剎那間便和大軍本營之后的古老元素戰旗達成了溝通。

  “無畏公,我需要您的幫助!”

  “明白。”非男非女非近非遠的聲音虛無縹緲地在門修斯的心中響起,又虛無縹緲地消散。可緊接著,無形的意志化作了無形的干涉法則,向著那邊正在匯集起來的土元素而去。

  在場幾乎所有人,包括那些施法者們都看不到這無形的力量正在侵襲而來,可是,在緊閉雙眼的陸希的視野中,這一切都是無所遁形的。他分明看到,在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龐然的法則之力化作了朦膿的巨人,揮舞著雙臂,從遙遠的天際之遠飛撲而來。它揮舞著雙臂,張開巨嘴,發出了無聲的咆哮。然而,那些活潑自在的能量元素們,卻像是遇到了天敵似的一個個戰栗得蟄伏在空間的陰影之中,再也不敢動彈露頭。

  法師們自然也第一時間感受到了元素的冰冷,法陣的運轉也開始停歇。

  “學……閣下?”

  “繼續施法。”陸希沉聲道。他緊閉雙眼,觀察著眼前這囂張的無形巨人,隨即露出了譏諷的笑容。

  你以為,只有你才懂得什么叫法則嗎?元素領主們的化身哦。

  陸希抬起了一只手,釋出的混沌力量卻在元素的世界中凝成了幽暗陰戾的灰霧,然后又聚成了投槍的形狀。

  “看到這個了嗎?”

  巨人停止了行動,也停止了咆哮。

  “滾回去!”

  巨人縮了一下腦袋,顫抖著化作了一道光,向著來的方向遠遁而去。

  “我就喜歡欺負這種類型的器靈。”陸希對基蒂道。

  這種類型是哪種類型啊!器靈姑娘很想問,但考慮到一直以來的經歷,表示自己還是老老實實地當根不說話的法杖比較好。

  修改過的筑城術法陣再一次平滑運轉了起來,甚至運轉得更加迅速,大概是剛才被嚇唬了一把的土元素有了報復心理吧。總之,地面上微微的顫抖終于化作了地震時的震耳轟鳴聲,響徹不停。而巖石和泥土也從兩側島嶼的邊緣之處,宛若暴雨之后雜草般瘋狂生長著,再放快了一百倍似的。

  十分鐘之后,天橋和東門,兩座相隔了三百多米的大島,就這樣被人為制造出來的“城墻”拼在了一起。若是有不知道的人看到,恐怕會以為這壓根就是一座島。

  “施法者需要的是想象力。這才是在未來日新月異的導力工業世界中不被淘汰的根本,你們是可以做到的。”陸希走上前,拍了拍李斯特和艾利歐特的肩膀,然后在這兩個萬年正太腦殘粉滿臉通紅手足無措的時候,翻身躍到了比賽佛勒斯的背上,大步沖到了三軍陣前。

  他回身,揮手紙箱前方。“前路,我已經為你們鋪好了。告訴我,我的戰友們,我們下一步要做的是什么?”

  “蹂躡他們!”
天國的水晶宮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tianguodeshuijinggong/,歡迎收藏
手機看天國的水晶宮http://m.cndxh.com/tianguodeshuijinggong/天國的水晶宮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天國的水晶宮》版權歸原作者流血的星辰a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