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盜|第三百零一章【藤野家主】(上)

推薦閱讀:劍仙在此帝霸霸天雷神武神皇庭超腦太監我從凡間來(這個修士很危險)近身狂婿(楚云蘇明月)漢闕霸婿崛起(林知命姚靜)九天
  那幅油畫掉落在羅獵的腳下,正面貼地,反面暴露在眾人面前,羅獵垂目望去,油畫的背面畫著一個女人的正面,那女人一身黑衣,面色蒼白,雙目注視著他,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人像極其傳神,無論你轉向哪個角度,女人的雙目都死死盯住了你。

  瞎子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驚呼道:“我……我剛才看到她回頭的樣子,一模一樣……”

  血水已經流到了畫像的邊緣,畫像上女人潔白的雙手染上了殷紅色的鮮血。

  陸威霖蹲了下去,伸手蘸了一點鮮血,湊在鼻子上聞了聞,并沒有任何血腥的味道,反而透出一股淡淡的檀香氣息,陸威霖道:“不是血,我敢斷定!”

  安藤井下叫了一聲,三人抬起頭來,卻見安藤井下指了指那洞口,羅獵并沒有急于決定是否進去,在此之前,他要仔細檢查一下周圍的環境,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發現。

  有了剛才的經歷,陸威霖和瞎子再不敢離開羅獵的左右,他們雖然各有各的本事,但是在意志力方面要遜色于羅獵,在眼前就表現在對抗外界干擾的方面。

  他們所在的這間應當只是底艙的一小部分,除了那幅畫像,并無其他特別的東西,四人搜索了一周,重新回到畫像旁,那張落在地上的畫像已經完全被浸泡在紅色的液體之中,畫像上的人居然消失了。

  陸威霖看到眼前狀況內心不由得又是一沉,羅獵道:“這紅色的液體應當含有某種可以使畫褪色的成分。”這是目前最為合理的解釋,羅獵從來都是個無神論者,他才不會相信畫像上的人當真從上面走下來。

  既然沒有其他的出路,他們就只能進入畫像后方隱藏的洞口,羅獵其實早就留意到一件事,畫像上的女人應當以真實比例繪制,進入畫像后方的洞口并不困難。

  安藤井下第一個爬了上去,垂下繩索,羅獵三人依次爬了上去,洞高兩米,除了安藤井下需要躬身通行之外,其余三人都可以直起腰身。

  腳下紅色的液體粘稠且滑膩,所有人都不敢邁開大步,小心翼翼行走以免跌倒,還好走出不到十米就看到前方變得寬闊,上方縫隙中,不停有紅色的液體滴落下去,宛如形成了一道紅色的珠簾,穿過這道簾幕就到了后方的洞口,因為地勢變高的緣故,紅色的液體只能向一個方向流淌。

  他們的前方出現了一個骷髏,那骷髏躬身單手做出邀請的姿勢。

  瞎子從骷髏身邊走過的時候,察覺到骷髏一雙漆黑的眼眶中突然閃過藍光,定睛望去,原來它的眼眶內放著兩顆碩大的藍寶石,頓時又生出貪念,伸手想去將那兩顆藍寶石取出來,卻被羅獵及時喝止。

  羅獵雖然無法斷定這兩顆寶石有無暗藏的機關,可是當初建設這里的人不會無緣無故作出如此設計,若是有人挖出這兩顆寶石,只怕會觸動機關。

  瞎子笑了笑道:“我就是看看。”

  安藤井下抬起腳,一腳就將那骷髏踢得飛了出去,那骷髏的腦袋在地上嘰里咕嚕滾了幾下,蓬!的一聲炸裂開來,六只鐵蒺藜從炸裂的頭顱內射出,因為被安藤井下踢開,所以并未對他們造成任何的威脅,鐵蒺藜叮叮當當全都射在骨壁之上,深深嵌入骨縫之中,逐漸勁力之強。

  羅獵向瞎子意味深長地點了點頭,瞎子明白他的意思,自己剛剛躲過了一劫,如果直接伸手去拿那兩顆藍寶石,只怕現在已經被鐵蒺藜近距離射殺了。

  那兩顆碩大的藍寶石滾落在地上之后,卻突然移動起來,速度奇快向瞎子沖來。

  陸威霖眼疾手快,舉槍接連兩槍擊中了那兩顆藍寶石,只聽到吱吱慘叫,兩顆碩大的藍寶石卻是兩只泛著藍光的老鼠。

  瞎子嚇得嘴巴張得老大,好半天都沒有合攏,幸虧羅獵阻止自己,不然自己豈不是直接抓在了老鼠身上,這老鼠還不知有沒有毒。

  再往前走就到了兩扇門前,白骨大門左右各自站著身穿青銅甲胄的武士,羅獵用長刀挑起甲胄的護面,看到其中都是一個骷髏頭。

  陸威霖道:“排場還真是不小,里面到底是什么地方?居然還要衛兵守門?”

  羅獵道:“記不記得咱們在鳴鹿島看到的一切?”

  瞎子沒明白他的意思,向安藤井下看了一眼,如果說在鳴鹿島記憶最深的也就是安藤井下了,不單是記憶,還是他們的收獲。

  羅獵道:“船棺!”

  瞎子這才明白羅獵指的是什么,他們在鳴鹿島所遇的船棺沒有那么大,不過墳墓的規模都有大小,帝王將相和貧民百姓的自然不同。瞎子在這方面的知識儲備要比普通人豐富,可是他搜腸刮肚也想不起有白骨大船作為墓葬的先例。

  陸威霖道:“如果這艘船就是一座墳墓,那么墓主人是誰?是那個黑衣女人嗎?”

  羅獵道:“有可能。”

  安藤井下已經來到兩扇白骨大門之前,展臂去推其中一扇房門,他本以為很難開啟,卻想不到并沒有花費太大的力氣就已經將房門推開。

  門開之后,羅獵示意同伴不要急于進入其中,瞎子已經看到入門就是一面屏風,所以擋住了他的視線,屏風共分六扇,每一扇屏風上都畫著一個裸體的美人兒,瞎子看得眼熱。

  手電的光束投向室內,在光束之中可以看到無數漂浮的粉塵。

  陸威霖皺了皺眉頭,用布蒙上了口鼻。

  羅獵決定自己和安藤井下先進入室內,讓瞎子和陸威霖在門外暫時留守。此前發生的一幕仍然記憶猶新,現在也算得上是吃一塹長一智。

  兩人繞過屏風,從室內的陳設和布局來看這里應當是一間書房,房間呈圓形,環繞四壁,都是用白骨組成的書架,書架上擺滿了形形色色的書籍,在房間的正中,有一張書桌,書桌乃是花梨木制成,書桌后的椅子上坐著一個女人,那女人手捧一本書正在閱讀,身穿黑衣,臉上也用黑紗敷面,不過仍然可以看出她并未腐爛,身體和真人無異。

  羅獵讓安藤井下在原地等候,自己小心走了過去,繞過那書桌,看到女人的下半身竟然是一條蛇尾,羅獵素來膽大,在東西方神話中都有人首蛇身的神祗,可是在歷史和現實中并未有人見過。

  羅獵湊近了那女子,并未從她的身上感到氣息,認為這女子很可能是一尊蠟像,伸出手去解開敷在她臉上的黑沙,用指尖輕輕碰了碰女子的面龐,讓他大吃一驚的是,那女子的肌膚充滿了彈性,除了體溫冰冷之外,和正常人的觸感無異,難道這就是一具真實的肉體?

  羅獵提醒自己一定要守住心神,千萬不可被假象所迷惑,目光落在那女子手中的書上,那本書因為年月久遠的緣故已經泛黃,不過書頁上卻連一個字都沒有,羅獵低頭看了看封面,只見封面上寫著《黑日禁典》四個字。

  羅獵心中暗忖,黑日禁典不是藤野誠一從天廟中盜走的那本嗎?可這本書因何沒有文字?難道是因為時間太久字體已經褪色?又或者這本是假的,只不過是用來充充樣子。

  安藤井下也走了過來,望著那女子,他臉上流露出極其憤怒的神情,羅獵從他的表情推測出安藤井下興許認得這女子,慌忙將他攔住,生怕安藤井下沖動之下做出不理智的行徑。安藤井下指著那女子,又指了指自己,情緒激動到了極點。

  羅獵猜到他之所以落到這種地步很可能和這女子有關,低聲道:“她已經是個死人,你就算再恨她也是無用。”

  安藤井下搖了搖頭,表示羅獵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他伸出利爪在那女子的手背上劃了一下,安藤井下的手爪非常鋒利,輕輕一劃就已經將那女子的肌膚劃開,只見那女子的傷口處涌出牛乳樣的液體。

  羅獵道:“她只是一具尸體罷了。”

  安藤井下苦于無法說話,目光落在書桌上,他突然醒悟,利用尖利的指尖在桌上刻寫道:“她是藤野優加,藤野家唯一的女性家主,她害死了我的父母。”

  羅獵這才知道安藤井下如此激動的原因,有人生存的地方就有恩怨,他雖然對藤野家族缺乏深入的了解,可是從目前掌控的資料來看,藤野家族在日本也是一支強大的家族力量。

  安藤井下寫道:“她應當死于三十年前。”

  羅獵點了點頭,三十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藤野優加死了三十年可仍然能夠保持尸身完整,實在是讓人驚嘆,要知道她的尸體就是直接暴露在空氣中。

  羅獵認為她之所以能夠尸身不腐和她體內的白色液體有關。

  羅獵低聲道:“難道她就是這白骨船的主人?”

  安藤井下無法給出答案,他伸手將藤野優加身上的長裙扯落,羅獵微微皺了皺眉頭,在他看來安藤井下的舉動對死者太過不敬,雖然他和死者有仇,可藤野優加已經死了三十年,他又何必侮辱她的尸體。

  安藤井下指著尸首,臉上的表情充滿了驚奇。
替天行盜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titianxingdao/,歡迎收藏
手機看替天行盜http://m.cndxh.com/titianxingdao/替天行盜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替天行盜》版權歸原作者石章魚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獵魔法師霸天雷神骨頭們想種田陸鳴至尊神殿養鬼為禍(劫天運)相愛千年的轉世輪回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太初萬古第一神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