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緣孽|第九章 池塘初識

推薦閱讀:萬古神帝第一序列帝道獨尊前任無雙明天下雙魂戰學霸的黑科技系統九星毒奶帝霸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thu oct17:00:00 bsp;2014

  金御晴凝視著她,“王妃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說?我還能說什么,就算說了能有什么用,無論是在梁府還是王府,我都沒有說話的資格不是嗎?”

  “屬下送王妃回靜落苑。”說完,他快步走到她的身邊,捉住她的手臂。

  “放開我。”沫汐用力地想掙脫他拽住的手。

  “王妃,請恕屬下無禮。”他松開手,擺出一個請的姿勢。

  “我自己會回去。”沫汐咬著嘴唇,“金侍衛有什么要忙的可以先離開,難道我不可以一個人王府隨便走走嗎?”

  “王府偌大,屬下只是怕王妃一個人迷路了。”金御晴耐心地解釋道。

  “我怎么來這里自然知道怎么回去,你大可不必擔心。”她語氣冷淡,“我還想在這里逗留一下,不可以嗎?”

  “既然是這樣,屬下留下保護王妃的安全。”

  “你——”沫汐氣結,“有什么好保護的,難道你覺得王府里面不安全嗎?”

  金御晴閉嘴不再說話,靜靜地站在旁邊。

  “隨便你——”沫汐丟下一句話,抬腳往前走,金御晴緊跟在其后。

  怎么王府會有那么固執的人,她都說了好幾遍她想一個人待在這里,但是他就是不肯走,一定要她會靜落苑才肯罷休。

  愈想愈生氣,沫汐忽然停下腳步,擰過頭盯著金御晴。

  “你要怎么不跟著我啊,我就想一個人待著也不可以嗎?”

  “屬下要保護好王妃的安全。”

  “金御晴,你是不是只會說這一句話?”不對,說這話的之前,他還對她說過其他的類此差不多的話。

  “王妃不必動怒,屬下只是想保護王妃。”

  沫汐接著他的話道:“我不需要你的保護。金御晴,難道你就沒有試過想一個人靜靜地待一會嗎?”

  “……”

  “很好。”沫汐皮肉不笑,“你沒有,我有可以嗎?王府限制我的自由,但是連我想獨自待一會的權利也沒有嗎?”

  金御晴的臉上微微一閃難以言喻的表情,又瞬間回復冷冰冰的樣子。

  “屬下退到后邊,有什么需要王妃叫一聲屬下就可以了。”

  “等等……”就在金御晴要退下的時候,沫汐輕言說,“還是回去吧……”他也有自己的事,何必為了她這種無關要緊的小人物在浪費時間。

  “王妃,你……不是說想一個人待會嗎?”他遲疑了一會,說道。

  “我是想一個人待著。”她故意把‘一個人’加重語調,“你很閑嗎,要陪我在這里干耗著。”

  “屬下知道了,屬下送王妃回去。”他看了沫汐一眼。

  沫汐嘆了口氣,王府的人面對她的時候一定要冷冰冰的樣子嗎?她該不會無意中把整個王府得罪了吧。

  這個想法才萌發,就被她否定。

  王府的仆人都是看王爺的臉色,王爺不喜歡她,自然整個王府的人也不會給她什么好臉色看。

  似乎在這個王府,只有展逸濡愿意成為她的朋友。不對,展逸濡并不是王府的人,他告訴她,他是王爺的客人。

  能交到展逸濡這樣的朋友,王爺是個怎樣的人。

  想到這里,她不禁脫口問金御晴道:“你能告訴我,他是一個怎樣的人嗎?”他,不言而喻。

  “屬下不便回答,王妃如果想知道,可以去問王爺。”依舊是冷漠的表情面對著沫汐。

  “你知道的,我看不到他的。”她落寞地道,“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廢人。從前在梁家時,雖然不招他們待見,但是我還可以偷偷溜出去看看外面的時候,感受外面的溫暖。但是現在呢,名義上我是王妃,可實際上呢……我多想王爺休了我,因為我極不喜歡這種生活方式。”她不知道為什么忽然會和他說這些,只是覺得心中有莫大的委屈,想要找人訴苦一番,僅此而已。

  “你為什么不說話,連你都看不起我嗎?”沫汐緩緩蹲下身,頭倚靠在膝蓋位置,扯起一抹苦笑,“我不是梁家的棋子,也不是王爺的棋子,我好好的一個人,為什么要淪落成你們的棋子……”

  我好好的一個人,為什么要淪落成你們的棋子……

  他起了惻隱之心,“如果真如你所說的那樣,王爺總有一天會放了你的。”

  “你又不是他,怎么知道他會做什么。”

  “我的確不是他,但是王爺是不會濫殺無辜的。我信他,希望你也信他。”

  “信?”沫汐抬起頭,“王府的人都是那么忠心耿耿的嗎?”她帶著一絲嘲諷。

  “王妃既已嫁于王爺,在王爺還未放你時,王妃就是王府的人。”他道,告訴她的意思是:她還在王府的一天,就是王府的人,就要忠心耿耿。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我知道了,你可以放心,也請你轉告給王爺,讓他放心。”她紅了紅眼眶,“其實你們明明有一個最可以值得放心的法子,為什么不愿意棄了我這顆棋子,我就是一顆無用棋子,留在這里對你們來說有什么用處?”她扶著旁邊的柱子站了起來,直視金御晴的眼睛。

  “只要是還沒出局的棋子,就算再無用,也有它的利用價值。”

  沫汐一個踉蹌,難以置信問道:“我……要怎樣才能出局?”

  “你沒聽過一句話嗎?死,是最好的解脫。”

  “死?”她的心蹬得一下跌落,眼中茫然無措,“只有這樣嗎?”

  金御晴驚覺自己說錯了話,“屬下說錯了話,請王妃恕罪。”

  “的確,這個法子真好……”沫汐對他一笑,“我知道了,我自己可以回去,你有事先去忙吧,我不會亂走的。”

  金御晴覺得此時還是不要打擾比較好,輕點了下頭,“王妃請慢走。”

  死,是最好的解脫?

  想到這句話,沫汐不由揚起一抹微笑,心里的那份委屈和苦悶漸漸地消失不見。如果要死才能解脫這個王府,那么……

  她走到池塘邊,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

  “你在干什么?”她才想放松心情,手卻一下子被人攫住。“你是在尋死嗎?”

  “金御晴?”沫汐疑惑的扭過頭,“你在干嘛?”

  他扯著她離開池塘邊,怒瞪著她:“梁沫汐,沒了自由,你就要尋死了嗎?”還好他覺得有問題,才會不放心的沒有離去。

  “你在說什么……”沫汐恍然大悟般,“你該不會以為我聽了你的話,所以來池塘尋死的吧?”她沒有忽略剛剛他氣急敗壞的吼著她的名字。

  他沒有答話,默認了她的話。

  沫汐哭笑不得道:“我沒有尋死。”

  “回靜落苑的路不是這一邊,你在這里要怎么解釋?”

  她故意擺著架子,正色道:“我是王妃,我要在這里就在這里,不可以嗎?”

  “你——”他松開手,“隨便你。”他不該理會她的。

  “金御晴,謝謝你愿意救我。”她放柔聲音,感激道。

  他的心莫名其妙地跳快了一下,“這是屬下的份內事。”

  “我不是想尋死,只是從小到大,遇到不如意或者是煩心的事,看到有水就會靜下心,好好想些事。”

  “只是這樣?”他有些不信。

  “只是這樣。”她給予他肯定的回答。

  “可是你剛剛——”方才她明明給她的感覺就是想不開,想去尋死。

  “你說得對,死是最好的解脫。但是我不可以死,我答應過我娘,就算我過得再不如意,我也不會結束生命。”

  她不能因此,愧對于娘。

  “你不會尋死?”他問。

  “不會。既然我答應娘要好好活著,就不去尋死。既然上天給了我這樣的命運,我便好好的打發這場命。”

  這也是,她對自己的諾言。

  “這樣便好。”他放下心,“還是屬下送王妃回靜落苑吧。”

  “你還是不信我,以為我要去尋死?”她不是說得很清楚了嗎?

  “有個人陪著,總比一個人的時候要好得多……”

  她一陣愕然,隨即慌亂地低頭,不想讓金御晴看到她的表情。“謝謝你的關心……”

  “所以下次王妃出去的時候,記得要帶上婢女。”他瞬間又恢復適才遇見她那副冷漠無情的樣子。

  “知道了,這次是我任性妄為了。”她不想解釋太多,反正她也已經想通了。“金侍衛,占用你太多的時間,我很抱歉。”

  “王妃言重了。”他跟在沫汐的背后。

  的確,有個人陪著,總比一個人的時候要好。沫汐走了好久的路,卻因為有他的陪伴,很快的回到靜落苑。

  “屬下送王妃到此,先行離開了。”

  “金御晴……”沫汐喚了喚他的名字,“今日,最謝謝你的……是你救下以為要去尋死的梁沫汐,而不是這個王府里的王妃。”

  她一口氣說完,提起裙擺頭也不回的走進靜落苑。

  “難怪爺會對你上心……”他嘴角撮著笑。

  “王妃,你去哪了?”才一晃眼的功夫,她就消失個無影無蹤,讓若昕找了好久,差點就要去王爺處報說了。

  “出了靜落苑,到處走走而已。”沫汐輕描淡寫的一筆帶過。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姻緣孽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yinyuannie/,歡迎收藏
手機看姻緣孽http://m.cndxh.com/yinyuannie/姻緣孽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姻緣孽》版權歸原作者亦漸兮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天道編輯器造化圖傲天狂尊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