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緣孽|第二十三章 橫生飛醋

推薦閱讀:萬古神帝第一序列帝道獨尊前任無雙明天下雙魂戰學霸的黑科技系統九星毒奶帝霸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thu oct12:47:46 bsp;2014

  “為什么?”他神色一凝。

  “倘若我爹真的攀上三爺,他的野心大,一定會弄出很多事情來,我不想你卷入那些是非中……”她拽緊著衣袖,表情復雜,“你還記得那天你問我,我瞞住了你什么,我只是不想,我爹去利用你。”

  “你怎么會覺得是你爹利用了我,而不是我利用你爹?”他道。

  沫汐驀然一抬頭,“你——那興許是我想多了,你就當我什么都沒說過。”

  “那不行,你說都說了,我怎么可能當什么都沒說過。”展逸濡含笑,凝視著她說,“我記住你說的話了。”

  “真的嗎?”她不太相信。

  “我是你的夫,你要相信我。”展逸濡倏然用額頭抵住著她的額頭,一臉的柔情。

  “……你是我的王爺……”沫汐結結巴巴的說。

  “你不是說,王爺就是你的夫嗎?”

  “展逸濡——”沫汐慌了神,一推他,往后退后了幾步。“我還沒有準備好,成為你的妻……”

  “你怎么那么容易當真啊。”他一收柔情神情,又變成玩世不恭的樣子,“與你鬧著玩,真的很有趣。”

  沫汐遮蓋住她心中的失落,白了他一眼,“展逸濡,你很無聊耶。”

  “如果有一天,我與你爹成了對立關系,你會站在哪一邊?”他像是認真的問她,又像是和她開著玩笑話。

  沫汐無言。

  這句話,她也問過自己,卻一直沒有問出答案。

  展逸濡靜了一會兒,并沒有強迫她要到答案,“沫汐,你來到王府已有一段時間,想回去看看嗎?”

  她想也沒想,便搖頭拒絕,“我不回去。”

  他疑惑的問道,“難道你一點也不想念娘家嗎?”

  沫汐勉強牽起一抹苦澀的笑容,“想不想念,放在心中就好,不是一定要回去才能突出想念的。”

  梁家,她不知道要想念誰,要想念的人,如今都已經不在了。

  每次說到梁家,沫汐都會心情不好,展逸濡自知梁家并沒有帶給她快樂。他不想傷心難過的表情在她的臉上,“沫汐,今天你有事情做嗎?”

  “怎么了?”她問。

  “本王今天想去外面走走,你陪我去吧。”

  “外面?”沫汐眼里閃爍著喜悅,“你是說……出去王府嗎?”

  “什么時候你的理解能力變得這么差了?”他假裝不悅地皺著眉頭。

  沫汐不可思議的捂住嘴巴,“那我可不可以把你剛剛說的那句話,理解成你解了我禁止出府的禁令了?”

  果然,他用對了方法。

  “不然你繼續在這里看書,我怕過些時日,我府上的王妃就變成書呆子了。”

  沫汐高興的說,“謝謝你,展逸濡。”

  “不客氣。”他裝模作樣的回應道。

  沫汐換了一身男裝,跟著展逸濡出府,只有他們兩個人。

  “你什么時候有了這身男裝,該不會我在禁令的時候你偷偷跑出來過吧?”他望著男扮女裝的沫汐,對她的裝扮并不滿意。

  “若是我穿著女裝,臉上那么大的一條疤痕,勢必會引起別人的猜疑。但是如果我是一個男人,就算長得再不好看,也只是被人多看兩眼而已。這套衣服,是我讓若昕去借府上仆人的,我當你書童不好嗎?”說著,她還故意往后退了退,站在他的后面。

  展逸濡塞了把紙扇子給她,“書童,給本公子扇扇風。”

  沫汐好笑的打開扇子,“公子,走不走啊?”她留著肚子沒有吃午膳,就是為了能在集市上吃好吃的。以前囊中羞澀,市集上許多好吃都只有看著的份,今天她可要把想了很久的小吃都吃個遍。

  王府離京城的集市并不遠,走了多久就到了。

  她一下子被眼花繚亂的市集景象所吸引,沫汐跑到集市最前面一個賣簪子的攤子,挑選了起來。

  展逸濡走過去,取笑道:“書童,你一個大男人也喜歡這些女人的小玩意啊?”

  老板是個六十多歲的老伯,熱情的說,“這些都是我家婆子自己做的,手工精細的很,兩位公子買個送意中人吧。”

  “就是,我買來送給意中人的。”沫汐一眼相中一支青銅質的流蘇簪子,上面幾朵蘭色的小花,別著三個白色的珠子。“公子,這個好看嗎?”

  “你喜歡就好。”他掏出錢袋,“老伯,這個多少錢?”

  “五文錢。”老伯把簪子用草紙細細包好,遞給沫汐。

  沫汐道,“謝謝公子咯。”

  “不謝,你意中人喜歡就好。”展逸濡道,“這吵鬧的市集,就那么好玩嗎?”他只覺得好吵。

  “當然啦。”沫汐自然而然地拽著他的手袖,“這條街我很熟的,以前有機會我都會偷偷跑出來。”

  “你就那么好玩嗎?”

  “我不出來,就要餓死在梁家了,我哪有機會認識到你啊。”她才不是每次出來都是為了玩,更多的時候是要打散工,養活自己。

  展逸濡正準備深問——

  沫汐又被一個賣木盒子的攤子吸引過去。

  “沫汐,我可是連午膳還沒吃,你不會打算這樣要餓著肚子把集市逛了一遍,才去吃飯吧?”展逸濡皺皺眉頭。

  “我還想帶你去吃小吃的……”只不過小吃的攤子在集市的中處,還沒走到而已。

  “恐怕我還沒走到小吃攤子,就要被餓死了。”

  “哪有那么夸張。”她只好說道,“這附近有一家酒樓,里面的東西挺好吃的,我們就去那里吃吧、不過不要吃太飽,我還要把肚子留著吃其他的東西。”

  沫汐說的酒樓,是她以前經常打工的沐風酒樓。

  他們剛走了進去,店小二披著一條抹布在肩上,帶著燦笑過來招呼著,“兩位客官,這邊請。”他一下便認出沫汐,“沫汐,原來是你啊。”

  “店二哥,好久不見了。”沫汐輕輕一笑,“這是我家公子。”

  “說著你怎么好久都沒來了,原來是找了好活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把他們帶到二樓靠窗的位置,“你們先坐著,我去上一壺好茶。”

  “你要吃什么?”店小二一走,沫汐問著展逸濡。

  展逸濡說,“你帶我來的,自然你推薦好的菜色,怎么反倒問起我來了。”

  “我怎么知道你喜歡吃什么東西。”

  “好吃就行,我不挑。”

  “是嗎?”沫汐很懷疑。

  “公子選好菜了嗎?”店小二很快就上了茶。

  “店二哥,酒樓有什么招牌菜啊?”沫汐想了想,還是虛心問教比較好。

  “這招牌菜可就多了,有三杯鴨,口水雞,魚香肉絲……”店小二正說得順溜。

  展逸濡擺擺手,“既是招牌菜,那都上點吧。”他不想聽到店小二嘰嘰喳喳的聲音。

  “好嘞!”店小二滿臉笑容,轉身正準備走——

  沫汐驚訝,連忙拉住店小二,對著展逸濡說,“不用那么多吧,我們兩個人吃不完這些東西的。”

  展逸濡不悅地盯著沫汐下意識拉扯著店小二衣服的手,冷言喝道,“我還做不了主?快去!”

  “是是是。”店小二聞到火藥味,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展逸濡的面前。

  “你怎么了?”沫汐丈二摸不著頭腦。

  “光天化日之下,王妃當著王爺的面在和店小二拉拉扯扯,成什么體統?”他瞪著沫汐,眼眸底下露出一絲氣惱。

  “我哪有拉拉扯扯,就只是拉了一下而已……”沫汐解釋,“再說,他又不知道我們的身份,你在生氣什么?”

  “誰生氣了!”他立刻否認,“我為什么要生氣,我一點也不生氣。”

  “明明就在生氣,還不承認。”沫汐小聲地嘟噥著。

  “我說了我沒有生氣!”他不由自主提高了音量,頓時引來別桌客人的目光。展逸濡站了起來,“不吃了,一點心情也沒有了。”

  “你干嘛無端端生氣啊。”她扯著展逸濡。

  “我沒有生氣。”

  沒有才怪!這不叫生氣是什么?沫汐只當他在發小孩子脾氣,柔聲細語的說,“好了好了,是我錯了,你不是肚子餓了嗎?”

  “肚子餓我也不想再這吃飯了。”

  “你這是在無理取鬧嗎?”以前干活的時候,最討厭那些點了菜又不要的客人,覺得這是在浪費。

  “你這是用什么態度和我說話。”

  “我——”沫汐氣結,“你在氣頭上,我暫且不和你說話。”

  “回府。”展逸濡一甩袖子,“我累了。”

  “二小姐。”燕兒慌慌張張的過來。

  “什么事?”梁沫雅瞥了她一眼,“我說了多少次,不要大驚小怪,要是給別人看到,會影響我。”

  “對不起,二小姐。”燕兒道,“剛剛燕兒去集市買東西的時候,看到了三小姐。”

  梁沫雅一頓,“你沒看錯?”

  燕兒肯定的說,“雖然三小姐男扮女裝,但是臉上的疤痕還是可以一臉認出的,只不過……”

  “只不過什么?”梁沫雅討厭別人欲言又止的樣子。

  “旁邊有一個長相極為俊美的男子,還買了簪子送她。”她本想到會是八王爺,但轉念一想到八王爺的傳言,也就把這個可能性打消。

  “男子?”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姻緣孽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yinyuannie/,歡迎收藏
手機看姻緣孽http://m.cndxh.com/yinyuannie/姻緣孽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姻緣孽》版權歸原作者亦漸兮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天道編輯器造化圖傲天狂尊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