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孕難違|第六張 殯儀館(上)

推薦閱讀:一劍斬破九重天劍仙在此九天我快虧成麻瓜了(虧成娛樂圈首富)臨淵行詭秘之主第一序列我從凡間來(這個修士很危險)天下第九九星毒奶
穆旗帶著我在事務所參觀了一下,大致的把整個事務所熟悉了,正廳是除了接待客人以外,還擺放著一些奇怪的用具,羊骨,八卦圖等等,墻壁上掛著一張皮,據說是人皮,正廳之上有一把匕首放在了金色的架子上,特別顯眼,我問穆旗這是什么。

  他瞧了一眼,然后說,這個叫斷魂匕首,被刺中后的鬼魂就灰飛煙滅了。這里的東西都很重要,不雅亂動,否則會受罰的,我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東邊是穆旗的辦公室,平時沒事他就喜歡呆在里面,辦公室旁邊有兩間房,分別是他和金所長的臥室,他貌似不喜歡別人來臥室打擾他,剩下的還有四間空房,貌似其中三個已經有人住了,他們現在去做委托去了,剩下的一個,就是給我的小屋了。

  穆旗這個人總是愛理不理的樣子,我問他幾個問題他都沒回答我,比如,我們事務所是什么時候成立的,其他成員去做什么委托盜墓還是拯救人質,穆旗抬抬眼,一副看傻逼的樣子,不愿多解釋“等以后,你就知道了。”

  我說好歹我也是這里的一份子了,知道點事務所的事情也是合情合理的吧,他仍然搖搖頭,我拿他沒轍了,連這點好奇心都不能滿足。

  明明我已經加入了事務所,看人的眼光還是冷冰冰的,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有些面癱,不過我也沒辦法,誰讓人家是boss呢,反倒是開始想念比較有趣的金魚大叔,我便問道。

  “老大,金魚大叔去哪了”

  沒想到他這次沒有拒絕回答我,“金羽他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了,聽說他抓一個很厲害的女鬼,明明到手卻被一個笨蛋放了,只好重新追蹤了。”

  我立馬露出了尷尬之色,因為那個笨蛋就是我,金魚大叔沒想到這么敬業,比這個高冷的穆旗好得多,我也了解到,他們兩個做事是互相不過問的,開始我覺得是他們兩個可能不和,不過后來我才知道是我多慮了,他們的事有明確分工,個人完全應負的得來,除非是特別重大的事情才會一起參與,就像他們其他成員這次出任務就是一起,我覺得這里就是我最好的安身之所。

  到了晚上,穆旗才叫我出去,完成所謂的測試,我開始以為是要幫我測一測八字什么的,頂多就是陪他抓鬼打打下手。

  我讓他透漏一下測試內容,穆旗看著我的眼睛,微微一笑說了兩個字:“練膽。”

  我想了想,難道是去墳地不知不覺他開車走了一二十分鐘,道路兩旁的燈也不亮了,唯獨我們面前的這家殯儀館前面亮著燈,他就在這里停下了,我這才意識到,我們城里哪來的墳地,就算是公墓,也在郊外很遠的地方,不過殯儀館可比墓地邪氣得多,因為墓地里頭放的都是骨灰,而殯儀館放的則是剛死了沒多久的尸體,有的沒到頭七,靈魂還彌留在殯儀館內不肯離去。

  運氣好,碰到一兩個,人家只顧著眷戀塵世,就不管你,那么就是相安無事。

  運氣不好,遇到幾個枉死的,怨氣無處可泄,那就兇多吉少了。

  穆旗說我道行不夠,先在這里等等,他跟那個值夜班的員工不知道說了些什么,那個人點點頭,然后好像把鑰匙給他了。

  他沖我招招手,我們便一起進入了殯儀館內。他遞給了我一些蠟燭和香,說待會兒用得著,然后跟我一起進去了,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心里難免有些激動,我被這里壓抑的氣氛鎮住了,不單單是恐怖,還有一種和諧安詳的氛圍,可是我知道往往是這種風平浪靜才是最恐怖的存在

  走著走著,我覺得不對勁了,身后嗒嗒的腳步聲慢慢的消失了,我猛地一回頭,發生背后的玻璃門已經關上,穆旗沒有跟著我,而是站在門后拿著鑰匙正在鎖門。

  我以我最快的速度朝那門邊奔跑,還是沒能趕上,穆旗大叔朝后走了一步。手里拿著鑰匙串,然后若無其事說道:“一晚上而已,沒什么問題吧,祝你好運咯,明天我來接你。”

  “喂開什么玩笑啊,在這種地方根本就。。。。”

  回應我的只有汽車揚長而去的輪胎聲,我坐下來認真的想了想,現在才十點鐘,到了更晚肯定會出現那種東西的,而我手上只有蠟燭和香。

  我點燃了蠟燭,開始取暖照明,在小小的角落里,有了一絲光亮,讓我有了一些安全感,這些蠟燭都是事務所里面賣的,有驅鬼的功能,一般鬼魂是無法靠近的,我決定很沒出息的在燭光下度過一整個夜晚

  大概點到第三根蠟燭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蠟燭根本是不夠用的,這種蠟燭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燒的極快,按照這個速度根本撐不到明天早上,周圍開始有了一些沉重的呼吸聲,我開始意識到危險正在慢慢靠近,我挪了挪位置,正好月光灑了下來,照出了一塊小空地,我蜷縮在這一角,一股冷颼颼的風吹到了我的脖子上,讓我渾身不自在,我害怕極了,鬼神一說,最重要的是戰勝心理恐懼,因為一般的鬼魂是沒什么本事的。只能讓人恐懼,多半給鬼害死的人是被嚇死的。

  我埋著頭不敢往上看,卻發現眼前多了一雙紅色的高跟鞋,順著鞋子往上看,是一雙修長而又白皙的腿,只是白得有些過分,我索性站了起來,出現在我的面前的是一個年輕的女人,腿白的可怕,倒是嘴唇鮮紅鮮紅的,我咽了咽口水。

  “你是誰”倒是她先發問了,我有些緊張,不知道她的來歷,這種地方突然出現,總有種不好的感覺。

  “我是這里的員工啊。”我扯謊道,總不能說我膽子小,被扔到這地方練膽子吧

  女人來到我的身邊,我并沒有感到可怕,反倒因為多了一個人說話,帶來了一些安全感。

  女人“哦”了一聲,還問我是不是新來的,她常常到這里來,怎么沒見過我啊。

  她是這里的看守人啊我舒了一口氣,連聲說是,沒再說話,而是指了指我的腳下。

  “把這些點上。”語氣輕得沒有力氣,冷冰冰的,態度卻強硬得如同一道命令。

  我也許是太緊張了,想都沒想,就按照她說的辦了,手忙腳亂的掏出了打火機,然后掏出了香,點上了三根。頓時這個小小的角落,變得煙菲霧結。

  香點燃之后,女人冷冰冰的表情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兩個鼻孔一聳一聳,周圍似乎起了一陣陰風,那三根香燒的飛快,風漸漸變大了,我覺得很不對勁,立馬伸手準備去掐斷這香。

  “你干什么”就在這時候,女人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她的手冰如寒霜。同時狠狠的瞪著我。我堂堂男子漢,卻被一個眼神嚇得雙腿一軟。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餓貓吃食時候的表情,十分兇狠,一旦被打擾,就會被咬上一口。

  我膽怯的不敢出聲,直到她閉著眼睛,一臉享受的吮吸著這陣陣的煙圈,直到三根香都點完了,女人睜開了眼睛說了聲“謝謝你。”

  我試探著問了一句:“你,你是誰”

  女人的眼神突然變了,仿佛帶著一些哀傷,我壯了壯膽子,繼續問道:“你怎么了”

  女人說了聲沒事,就轉身很快就離開,不一會兒就沒了影子,在原地愣了半天的我,終于回過神來,這門明明被穆旗鎖得好好的,她怎么出去的,雖然之前我不能確定,到了這個節骨眼上,再傻我也明白了,這個女人是鬼,不過,我仿佛突然對鬼改變了看法,并不是那種張牙舞爪,殺人嗜血的那種亡魂就是鬼,鬼也可以很通人意,有自己的感情。

  就看你遇到的是那種了,遇到也不要慌張,看到一些不正常的現象,當做沒看見,也不要過于慌張,當然,這也是后來穆旗告訴我一點常識。

  就像剛才的女人,雖然已經成為游魂很久了,卻還沒意識到這一點,還在過著自己的生活,這類就屬于善鬼,還有一種,就是惡鬼,多為暴斃而亡,怨氣極大,攻擊性很強。

  女人走了之后,那陣不安的陰風又開始刮起來了,讓我瑟瑟發抖,吹滅了蠟燭,連月光也漸漸被烏云隱去,四周全部變得黑窟窟,我好像聽到了推門的聲音。我意識到,真正的狠主這才登場。

  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

  ...
陰孕難違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yinyunnanwei/,歡迎收藏
手機看陰孕難違http://m.cndxh.com/yinyunnanwei/陰孕難違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陰孕難違》版權歸原作者君臨北方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御九天大奉打更人臨淵行我快虧成麻瓜了(虧成娛樂圈首富)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牧龍師橫推一切敵劍仙在此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