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孕難違|第二十七章 出夢

推薦閱讀:一劍斬破九重天劍仙在此九天我快虧成麻瓜了(虧成娛樂圈首富)臨淵行詭秘之主第一序列我從凡間來(這個修士很危險)天下第九九星毒奶
正當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根叔的時候,我發現他也有些慌了神,站在原地不知道接下來怎么說,一個直來直去的躁漢子,平日的在村里也是默默無名,誰會相信他殺人呢

  村長也是慢慢的從人群中走到了根叔面前,然后用很不可思議的眼神打量他,根叔被這么一瞧反倒不自在了。

  “春根,這人真是你殺的你可知道這樣說的后果”村長低聲問道,眼神中充滿困惑,這村子里死了人,可算得上是頭等大事,尤其是想小義村這樣的封閉式山村。

  我趕緊拽了拽根叔的胳膊,希望能夠勸一下他:“根叔,這人根本不是你殺的啊,你別做傻事啊”

  余老黑則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一副逮誰咬誰的樣子:“我不管,你們今天得交出殺人兇手,賠我兒子,否則,我跟你們拼命”

  在此時,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他們太急于看熱鬧,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真相,如何來做定奪

  “等一下”我一聲高喊,把他們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我的身上,我頓了頓,然后有條不紊的說道。

  “各位鄉親父老,你們還沒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干嘛就那么認真的認為誰是兇手呢余老黑的兒子半夜跑到玉蓮的家中,被趕出來后,就走了,我是親眼看到的,他們肯定是后來才出事的,現在想栽贓”

  還沒等我說完,那幫人就沒繼續搭理我了,而是回頭繼續討論玉蓮的大肚皮。我有些無語,終究是個外人啊

  就在此時,我的話剛落音,玉蓮家的門突然被打開了,“你們何必糾纏不清,人根本不是我用蠱術殺的。”她身著素衣開門。

  眾人紛紛愣著了,誰也沒想到,時隔這么久沒見的玉蓮再次出現,竟然是挺著個大肚子,頓時,人群里面像是炸開了鍋,大家把話題的重點轉移到了玉蓮懷孕,尤其是那些以前對她特別好的男人,都紛紛互相交談起來。

  “這玉蓮是懷上誰家的了。”

  “那小子真有福氣啊。”

  “這不要臉的女人肯定是偷了漢子。”

  不少年青男人以及一些長舌婦七嘴八舌的討論個不停,反倒是把我擱置在一旁不管不顧,怎么說,我好歹也是目擊證人啊,我現在站出來澄清事情的真相,都沒人搭理。

  玉蓮看起來還算比較平靜,對于大家的流言蜚語,她沒有過多的回應,而是開始解釋大黑二黑的事情:“我已經懷有身孕,不可能再施用殺人的蠱術,那日之蠱,只不過是小小的懲罰,只會產生疼痛,根本不會造成很大的傷害。”

  說完玉蓮將那蠱拿了出來,是一盒黑色的粉末狀的蠱毒。

  就在這時候,余老黑指著玉蓮手中的蠱說道:“還說不是殺人兇手,這分明和我兒身上的蠱毒一模一樣。”

  村長也看了看,的確,是一模一樣的蠱毒。

  想必他們是的確中了此蠱,但是死因卻不在此、但是余老黑一口咬定的話,我們也沒有辦法,因為根本查不到死因。當下只有一個辦法能讓大家信服,那就是試試此蠱能否殺人,可偏偏玉蓮有孕在身。

  “讓我來試試這蠱”就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根叔突然走上前去,然后將那蠱接了過來。

  玉蓮也非常驚訝的看著他,根叔淡然一笑沖大伙兒說:“既然大家不相信玉蓮妹子,那么我來試試吧。”

  他說完將那蠱倒了小半在手臂上,剛一倒,我們就看到了一陣白氣往外面冒,根叔已經咬緊了牙關,漲紅了臉,看得出他表情十分痛苦,可依舊強忍。

  而這幫村民卻跟看戲似得,在一旁等待著結果,玉蓮終于按耐不住,拿起了家門口的水桶,朝著根叔的手臂上一潑,那黑色蠱毒被清洗掉了。只留下了一塊紅色的印跡,就跟開水泡過一樣。

  我立馬沖著這幫人喊道:“這蠱毒根本殺不死人,你們也看到了,死因肯定是另有其人。”

  村長思索了一會兒,然后說道:“不管如何,既然人死了,肯定得有個說法,沈公雞待會兒來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口中的沈公雞,是村里頭的土醫,平時誰有個頭疼腦熱的,找個一準兒給治好了,所以大家也很相信他的話。但是很吝嗇,一般去他熟一點的就叫他沈公雞,禮貌一點的就叫他老沈。

  我們等了一會兒,人群中來了個八字胡的大叔,臉很白,鼻梁上駕著一副眼鏡。雙眼賊得跟老鼠似得,給我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

  村長一看沈公雞來了,立馬轉變態度問道:“老沈啊,無緣無故死了兩人,你快給看看。”

  老沈看到死人,立馬蹲下來,很專業的拿出一根小鉗子,在死者身上撥來撥去,瞅了好半天,才很為難似得開口說道:“這跡象,貌似是死于蠱毒啊”

  這分明不可能是蠱毒,可他偏偏這么說,肯定是事先給余老黑收買了,我直接破口大罵道:“庸醫剛才已經證實了,這蠱不足以殺人,你分明是信口雌黃”

  這村里頭死人了,一般是不敢靠近的,總覺得晦氣,何況是蠱毒,沾上了就得沒命。而老沈也懂點本事,直接將死者翻了過來,大家紛紛將目光投到了死者的背部,老沈帶好了手套,然后將其衣服拉了起來。

  “死者背上有淤痕,還有抓痕,生前必然痛不欲生,瘋狂的饒背后,最后發瘋發狂而死。也就是說,黑蠱只是表象,真正殺死他們的是,是這種噬尸蠱,身體奇癢無比,而且如同被毒蟲吞噬。你一個外地人,怎么為這個婦人辯解。”

  這不是用來對付僵尸的蠱嗎玉蓮怎么可能用這個殺人

  我的腦子里跟炸開了鍋一樣,村民們開始排斥我,余老黑也趁機火上添油:“村長,玉蓮本身就不守婦道,已為村婦,竟然無故懷孕,還害死了我的兒子。你得幫我報仇啊。”

  村野殺人,一般是除以村規,村里頭的人丟不起這個臉面。都是選擇私了。

  村長聽余老黑嘀咕半天,最終猶猶豫豫的下了決定。

  “既然秦玉蓮,無視祖宗規定,未婚先孕,又謀殺村民,我以本村村長名義,讓她浸豬籠作為懲罰吧”

  最后,這幫村民直接把玉蓮拖走,我想去阻止他們說我多半是幫兇,立馬遭到了一頓暴打。打的我躺在地上,起不來身,等他們都走光了,我一個人走了很久也思考了很久,玉蓮的夢到底要告訴我什么為什么兩個夢不一樣差不多到了黃昏,我不知不覺到了河邊,不知所錯。

  無意間聞到腳下有不少難聞的味道。開始還沒覺得什么。后來抬眼一看,竟然是那種噬尸蠱。

  在回頭一看,腳下竟然有不少噬尸蠱,這是村子比較遠的地方,他們口中的僵尸也是多從這里出現。

  我好像明白了,大黑他們不敢回家,結果逃到了這里過夜,最終誤中了噬尸蠱,沒有當場死亡,而是想逃回家去求救,結果死在了半路,余老黑見他們中蠱跡象,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栽贓給了玉蓮。

  我得趕緊去救她這個時間或許還來得及,他們在河的上流,這次就算他們把我打死,我也要說出真相

  我朝著河岸瘋狂的奔跑,終于在對岸的山坡看到了幾個人影,已經沒有反抗能力的玉蓮像是一直木偶一樣被他們押著,在前天的則是村長他們,我這才意識到,已經晚了。

  “不知廉恥”“害人精,這是狐貍精轉世。”“淹死她,快啊。”

  還未等村長發言,不少村婦已經開始輪番炮轟,接著那些得不到她的男人也跟著起哄。

  我心情復雜,直接淌著河水過岸,身子濕了半截,卻還是隔得很遠。只聽到村長已經開始宣判。村民也安靜了下來。

  “村婦秦玉蓮,不受貞操,又謀害村民,我謹代表先祖,罰其浸豬籠,已洗罪孽。”

  這般說辭過后,村長又補充道:“秦玉蓮,你可考慮清楚不是我們不給機會,你若是說出那男人姓名,我們便不追究此事,你和那男人成親便是,大黑二黑的事情也可以重新調查,可你現在什么都不說,我們只好這么辦了。”

  此刻玉蓮視死如歸,只是抬頭望天,冷冷的笑了兩聲后,便依舊一言不發。

  我望了望天空,淺的天幕,鑲著黃色的金邊。夕陽殘照,徒添悲涼,只是遠處飄來的一朵云彩分外惹眼。

  我明白了沖著人群大喊:“放開她孩子是我的”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

  ...
陰孕難違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yinyunnanwei/,歡迎收藏
手機看陰孕難違http://m.cndxh.com/yinyunnanwei/陰孕難違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陰孕難違》版權歸原作者君臨北方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御九天大奉打更人臨淵行我快虧成麻瓜了(虧成娛樂圈首富)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牧龍師橫推一切敵劍仙在此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