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孕難違|第八章,窮途末路

推薦閱讀:一劍斬破九重天劍仙在此九天我快虧成麻瓜了(虧成娛樂圈首富)臨淵行詭秘之主第一序列我從凡間來(這個修士很危險)天下第九九星毒奶
我和穆旗穿梭在這小城之中,我一時間感到十分興奮。在這城中轉了一圈,發現這兒似乎也沒有發現什么奇怪的東西,只是一個安靜的小城,至少,這里沒有份發現無頭人。

  我正這么想著。迎面而來,一個騎著駿馬的軍人朝著我奔馳而來,這本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他是整個人只有一個腔子,頭顱已經不翼而飛。我十分驚詫,在軍人騎馬朝我撞來的時候,鐘銘哥用鬼叉猛拍了一下馬肚子,那馬立即脫了韁,無頭人立即從馬上栽落,交戰了兩個回合,無頭人不敵,并且被穆旗擒獲。

  我大聲的沖他大喊:“快說,這里出口在哪”

  不過。我很快的意識到了自己的愚蠢,無頭之人。哪來的嘴巴我朝他踢了兩腳,才平復心境。剛才那場景,真是嚇死本寶寶了。

  穆旗看了看他身上的配飾,說道:“這是有組織的明代軍隊,周圍可能還有部隊。我們得趕緊走,不然就惹上大麻煩了。”這是這么個無頭人,問他也什么都不知道,無頭還能活動,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于是我們把他用繩子綁好就離開了。

  我們這次十分謹慎的游走在大街小巷,只是一時間不知從哪兒開始,因為進來的目的是為了找龍角和龍脈,如果,我們現在的路是正確的,那么下一步怎么走。怎么到達真龍所在的地方,這都是問題,最關鍵的是。我們沒有地圖,只能夠靠一點點的線索。醉心章&節小.說就在嘿~煙~格

  如果鐵皮人的指示是正確的,如果綠巨人沒有騙我們,那么或許我們現在離目的地已經很久了只是接下來怎么走,不得而知。

  我問了穆旗這個問題,說:“咱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他手上的羅盤等儀器非常不穩定,不能給出方向,不過他好像發現了什么,我順著他他手指的地方看去。

  空曠的石壁之上,懸掛著不少水晶棺材,每一口棺材里面都躺著尸體,他們也同樣穿著軍服,不過由于隔得太遠,所以不能夠看清是不是也是無頭尸。

  水晶懸棺雖然很遠,但是在一旁有做好的石階。上去并不麻煩。石階應該是專門供人上去的,能夠進入這石壁,繞道放置棺材的地方。一共有五具棺材,分別放在了四個方向,其中一具則看似意義非凡一些,放在了這正中央。最中間的那個肯定是主棺。

  穆旗叫我趕緊去看看,我們爬了大約五分鐘,終于來到了這懸棺所在的峭壁之上,那應該是一個戰死的將軍的棺材。不過,令人詫異的是,他穿的衣服,根本不是現代人的,和那些民國時期打扮的人的衣服不一樣,穿的是古裝,若要我說是什么朝代的,似乎是明朝的風格。

  將軍身材魁梧,甚至連尸體都保存得像是剛死之人一樣,只是沒有懸念的是,他依舊沒有頭顱。似乎是被敵人割掉了腦袋,才會如此。

  而在一旁竟然立著一個靈位,上面寫著“朱勉將軍之靈位。”幾個大字,或許我的猜測是沒有錯的,朱是皇家姓氏,這人可能真的是明朝的某位戰功赫赫的將軍。

  我壯著膽子,在這個將軍身上搜了搜,卻并沒有發現什么重要的線索,這毫無證據可查的,我們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從尸體上面看到了一些捆綁的痕跡,這尸體是被砍下頭顱的,還有捆綁的痕跡,但是卻仍然穿的是軍服,頭顱完好的放在了身體旁邊。

  我腦洞大開,大膽的猜測道:“這會不會是這將軍被抓去當了俘虜,之后被砍了頭呢因為如果是死在了自家皇帝手里,那么肯定是穿著囚衣的,最大的可能還是成為了戰俘。”

  我又仔細的想了想,如果是這樣,那么那些無頭軍隊是怎么回事,一整只軍隊都被處死了嗎,想到這兒,我突然覺得腦袋瓜不夠用了。也還真是靈驗,我剛還在想無頭軍,在這懸棺之下,不知不覺已經聚集了不少無頭軍。

  糟了,他們發現了我們嗎為什么會出現在這兒,穆旗叫我別出聲,先觀察一會兒,只見那么無頭軍隊,在下面整整的列好隊伍,似乎在等待著什么,人堆里,冒出了一個將軍模樣的人,身上掛著不少勛章,他走到前面發號施令那些無頭軍立即開始敬禮,敬晚禮之后,全軍肅穆,屹立不動。就像是平日在學校升旗的時候,下面所有人都行注目禮,然后敬禮唱國歌的場面差不多。

  我覺得挺搞笑的,一群沒有腦殼的人,卻在十分認真的行禮,太逗了,我們都低著頭,生怕暴露了行蹤,我們等了好久,都見他們要撤的意思。真是奇怪,要是唱歌的話,早就結束了。我很緊張的觀察四周的情況。

  穆旗叫我別吵,他正在搜尋,我問他找什么東西,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將軍遺體旁邊的頭上。

  將軍嘴巴是閉著的,但是卻也露出了一點縫隙,隱約可以看到一絲黑色痕跡,那里面似乎有東西,我們輕微把他的嘴巴撬開,這一幕,我們都驚呆了,原來在他的嘴里,放置著一顆水晶。水靈靈的大珠子,還發著微光。

  重點的是,水晶珠子中間有一個很特別的東西,那是一點黑褐色的物體,我覺得可能是水晶里面參了雜東西了吧

  誰知道鐘銘哥卻很是興奮的告訴了我,他說,這玩意兒,就是我們要找的東西龍角。我當時差點叫了出來,幸好忍住了,不過還是小聲激動的說道:“這就是龍角”

  他說:“這東西的確是龍角,不過量太少了,應該能拿來續命。”

  我說:“管他量多量少,先拿走得了。”

  我的手差點就碰到了他的嘴,最后,還是被穆旗抓住了,他說:“這種東西,也不知道放了多久,可能有毒,碰上了就沒命了,而且看這個樣子,這珠子是放在這將軍的嘴里的,那么他的作用肯定是來防止尸體腐化的,這樣貿然取出,肯定是不妥的。尸體可能在頃刻間化作尸水。那些無頭軍發現的話,就麻煩了。

  我想,或許,我們也沒法子了,不管拿不拿,他們都會上來,我朝下面指了指,那些無頭軍不知道為什么,竟然朝上面開始爬了,難不成是發現了我們

  我沒有猶豫,直接將那顆珠子取了出來,站了起來,放在我的手上略有些滾燙的感覺,不過還好,沒有什么異樣。

  也就在這一瞬間,將軍的尸體立即化為了一灘水,而那些無頭軍終于察覺到了我們的存在,立即開始不斷往上爬。

  穆旗對著我喊道;“你瘋了嗎這樣大的動作,是死路一條啊”

  我心如明鏡,沒有在乎他的罵聲。

  “這個龍角,我必須拿到。”

  他當時也愣著了,或許是這么久了,他也沒考慮過我的感受吧,只是以救我為名,不斷的在我的生活中,帶我接受委托,我什么事兒都得聽他的,那種感覺,很壓抑。

  他看著我,目光漸漸變得柔和起來,完全不是那種一如既往的銳利,他對我輕聲說道:“現在,我們利用繩索,從這懸棺上找到一個支撐點,然后滑下去。”

  他的語氣很平穩,似乎在給我信心,不過我也知道,現在的我,不是之前的那個羅宇,這種程度的運動,我還是能夠做到。

  他說著已經把繩子的一頭扔給我了,時間緊迫,我們兩個合力把繩子綁在了棺材的一頭,而那些無頭軍也開始紛紛往上爬。

  他們已經都來了,穆旗很利索的拉著繩子,滑下去了,沒有一絲耽誤的工夫,在不走,我可能就會被分尸了。我咽了咽口水,帶好手套,一鼓作氣的從懸棺上跳了下來。

  整個過程就是生死時速,再晚一步,我就會被那群無頭軍抓去分尸了,從那天起,我心里最深的感觸是,過山車什么的都弱爆了,蹦極也不過如此。

  小爺我可是干過徒手跳樓的壯舉,當我快落地的時候,幸好鐘銘哥抓住了繩子,同時我們也得救了。望著那些傻兵一個個的沖上去,然后被我耍了。

  我想如果他們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看到這一幕肯定氣的臉都綠了吧

  不過也不能高興太早,他們已經紛紛下來了,我們立即拔腿就跑。因為還是不怎么熟悉路道,所以,只能隨便瞎跑。而他們也緊跟其后。

  第一次被這么多人追殺壓力挺大的,我又不是急支糖漿,身后這么多人,我們得想個辦法甩掉他們,于是我憑著逃生的直覺和穆旗兩個人三拐五拐,穿過了很多隧道,最后

  終于拐進了死胡同。

  這不是坑爹咩,不僅僅敵人沒有甩掉,還把自己坑了,我這才意識到,我的直覺有多么不準。

  我們身后的無頭軍越來越多了,漸漸的都形成了人墻,我們被包圍在此,只有死路一條

  ...
陰孕難違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yinyunnanwei/,歡迎收藏
手機看陰孕難違http://m.cndxh.com/yinyunnanwei/陰孕難違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陰孕難違》版權歸原作者君臨北方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御九天大奉打更人臨淵行我快虧成麻瓜了(虧成娛樂圈首富)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牧龍師橫推一切敵劍仙在此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