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孕難違|第八章 老頭抓鬼

推薦閱讀:一劍斬破九重天劍仙在此九天我快虧成麻瓜了(虧成娛樂圈首富)臨淵行詭秘之主第一序列我從凡間來(這個修士很危險)天下第九九星毒奶
我心想滾犢子去吧,我爸和我是一樣帥的,這老家伙估計就一要飯的,神志不清。率康傻愣愣的丟了一句,“他是你爸爸?”

  我白了他一眼的說道:“我根本不認識他,行了。我們進去吧。”老頭還想說些什么,可我們已經關上了門,率康自己倒了杯水,自顧自的吃著桌上的水果,我突然心生疑問,白豐去哪兒了,昨晚見到他進了屋子就沒了動靜,既然秦老留他一命,肯定是有代價的,他孤身一人,月兒的魂好像已經不見。或許,這就是某種代價吧。

  我坐在了房間里,繼續完成之前的畫稿。也不知是不是昨晚做噩夢沒蓋好被子弄得感冒了,身上總是有一層細密的汗珠,而且感覺額頭上涼涼的,我喝了幾口熱茶。這才發現手和腳也有些冰涼。于是我放下了鉛筆,走到了洗手間,手擰開了水龍頭,照了照鏡子,我這才發現。忙了這么些天,我都有些憔悴了,眼睛上布著一些血絲,眼角竟生了一些皺紋,還有額頭竟然開始長抬頭紋來。

  我伸手去摸,手剛剛抬起來,滿手血紅。我心頭猛然收縮,身子一顫動,肥皂都掉在了地上,我手上粘的不是水,是血

  我雙手顫抖,心臟跳個不停,這才發現洗手池里放的,全部是血,我有輕度的暈血癥。以前用紅色的顏料都覺得暈暈的,我單手撐在了面盆上。一種大腦缺氧的感覺。令我頭暈眼花。

  這時候響起了洋子走過來把肥皂撿了起來,緊張的喚道,“天哥,你咋了,干嘛丟我肥皂。”

  他把我扶到了沙發上,我略微感覺舒服了一些,嘴里還是叫著:“血血”他奇怪的看著我,問道:“什么血啊?”

  我再看看雙手,除了有些沾濕。根本什么都沒有,那只是幻覺?

  洋子端起了桌子上的涼白開遞給我,我喝了一口,才緩過神來,洋子用好奇的眼神看著我,問道:“剛才發生什么了啊,你的臉色好蒼白,都白得發青了。”

  我舒了口氣,說道:“沒什么,沒什么,有點貧血。”此刻,我腦海一片空白。還是處于恐懼之中。

  洋子說道:“我看你肯定是撞邪了,還是早些找個先生看看吧。”我沉默不語,洋子見我沒有說話,只好起身出門:“那我回去了,有什么事情叫我。”

  洋子剛走,我立馬覺得這冷清的房子更加死寂了,空氣中像是混雜著壓抑的氣氛,我也不明白為什么突然如此,不過轉念一想,我沒什么朋友,這屋子本來就很少有人來,我不是一直這樣過的嗎?想到這,我一絲苦笑,自言自語道:“我這人啊,估計只有鬼才愿意和我理我吧。”

  我剛說這話,突然窗簾被一陣突如其來的冷風吹的飛起。吹在面皮上,有些清冷,我立馬去拉窗簾。

  卻不察,一個白色的身影懸已經浮在了我的背后,我一轉頭,一身白衣,粘著血漬的蒼白無色的臉,瘦長的身材,枯槁的肌膚。手臂上還有一塊塊尸斑,我的心跳加速到了極致,我又開始冒冷汗,身子從頭涼到腳。

  這不是夢中的女鬼嗎,怎么會土斤農巴。

  我十分慌張的后退了幾步,直到退無可退,女鬼死死的盯著我,嘴里發出咯咯的笑聲,聽得讓人發毛,我是什么時候惹上這鬼的都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很危險,女鬼慢慢的向我靠近,我一下子雙腿癱軟,坐在了地上。驚慌的叫道:“洋子,洋子救我,有鬼”我感覺嗓子有些干啞,說話都那么聲嘶力竭。

  忽然之間,女鬼笑了,有點皮笑肉不笑的那種感覺,兩只眼睛詭異的看著我,黑漆漆的眼瞳,嘴角劃出了一道恐怖的弧線,慢慢的,整個嘴都裂開了,我仿佛能看到嘴角有一些東西在蠕動,卻看不太清。

  那是蛆吧!惡心的白蟲子,不斷的往外爬,令人作嘔。她把她的鬼爪伸向了我,裸露的手臂干枯得如同樹枝一般,上面還有一塊塊的尸斑。

  我已經嚇得雙腿發軟,突然之間,她不動了,征在了原地,手臂懸浮在了半空。我大驚失色,疑惑的看著她。這個時候,洋子不知從哪兒冒出來了。

  伸手把我拉起來,我轉頭一看,原來,他把那道黃符貼在了女鬼后腦勺,沒想到,他這符還能這么厲害。

  他得意笑著,“嘿嘿,怎么樣,我沒吹牛吧?”

  我一拍他的肩膀,笑道:“行啊,沒想到你小子還真有這種寶貝,我小看你了。”

  他終于聽我夸了他一句,尾巴差點翹到天上去了,眉飛色舞的說道:“那當然了,我可是有些閱歷的人,我跟你講啊,我還有”

  他話還沒說完,那道符也隨風而落,女鬼突然動了一下。慢慢的轉過身來。

  “洋子快閃開!”我眼睛瞪得大大的,把洋子一把推開。

  女鬼的爪子已經快接近到他的腦袋,他也嚇了一跳,眼睛瞪得大大的:“哎喲,我去。怎么掉了呢?”

  我朝他大吼:“愣著干嘛,快走啊!”我們兩個拔腿就跑。這個時候,突然有道很亮的閃光,然后只聽一聲大喝:“收!”接下來是那個女鬼的哀嚎聲。

  我們倆回頭一看,沙發旁站著那個酒鬼老頭,他手上拿著那個酒葫蘆,不過臉上還是帶著十足的醉意。

  女鬼已經消失了,我奇怪的看著他,直覺告訴我,他絕對不簡單,我問道:“大爺,你是誰啊?”

  他緩了口氣,開口道:“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他說完這句話,身子一軟,倒了下去。

  我老爸認識的人我幾乎都認識,這個老伯是那里冒出來的?而且,我爸只是我的養父,這個人難道是我的生身父親的朋友?

  我一把抓過他的衣領,沖著他吼道:“你從那里來的?我真正的父親在哪?告訴我!”

  率康不明情況的過來攔我:“你干什么啊,他不是救了我們嗎?發生什么了?”

  老頭一醉不醒,任憑我再怎么叫他也不理我,我冷靜了一下,然后沒再說話,我知道他肯定是有些來頭的,這只厲鬼雖然不知怎么進來的,但修為還算不錯,他竟出其不意將他降服。

  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連聲道:“沒事,沒事。做點吃的吧,我餓了。”

  這老頭看起來臟兮兮的,但看起來不像是壞人,不過,肯定是個嗜酒如命的酒徒,留在家里肯定要花費不少酒錢,我們做好了一桌飯菜,準備請他吃一頓,然后在飯桌上慢慢問一些問題。

  中午,他一醒來,聞到飯菜的香氣,一言不發自顧自的吃起來,我們還沒怎么吃,只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過了一會兒,他終于開口道:“小伙子,有雄黃酒嗎?”

  我聽后一愣,要是枝江大曲茅臺什么的,我下樓就能買,這雄黃酒上哪弄去?又不是端午。

  我沒好氣的說:“大爺,這個還真沒有。雄黃酒可不是過節才用得到的嗎?”

  我話剛說完,率康突然驚坐而起突然大叫起來:“羅宇,白蛇,蛇”他一下子從凳子上跳了起來。

  還別說,桌子底下真有條白蛇,我嚇了一跳。從小就怕這些蛇類,每次遇到就心驚膽戰的。

  誰知道,老頭卻笑呵呵的看著白蛇,慢慢蹲下來:“來,小寶貝兒,聽話,進來。”

  他快速出手,熟練的抓住了蛇的七寸,白蛇沒有反抗,順從的在老頭手里,直到被他送進葫蘆。
陰孕難違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yinyunnanwei/,歡迎收藏
手機看陰孕難違http://m.cndxh.com/yinyunnanwei/陰孕難違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陰孕難違》版權歸原作者君臨北方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御九天大奉打更人臨淵行我快虧成麻瓜了(虧成娛樂圈首富)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牧龍師橫推一切敵劍仙在此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