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孕難違|第二十九章 空城淚,舊王愁

推薦閱讀:劍仙在此帝霸霸天雷神武神皇庭超腦太監我從凡間來(這個修士很危險)近身狂婿(楚云蘇明月)漢闕霸婿崛起(林知命姚靜)九天
每個人活著的時候,都會因為人情世故流淚,因悲傷,因喜悅,因愁苦,因愛別離。孟婆將他們的眼淚收集起來。作為引水,煎熬成湯。

  當他們生命終結,走上奈何橋頭的時刻,便讓他們喝下去。就會慢慢洗掉心上的塵俗舊事,忘卻活著的時候的愛恨情仇,干干凈凈,重新進入六道,或為人為畜,有了一個新的開始,也許,這就是白豐和月兒最后的歸宿。

  他們相互守候幾十年,最終當白豐喝下那碗湯藥之后,世界上便再也沒有那個天才白豐和一個叫做月兒的女子。

  走在最后的一段路上,穆旗見我神色郁郁,便輕問道:“怎么了,對前面沒有信心嗎?”

  我嘴角強抹一絲微笑道:“不是。我在想,我們辛苦奔波至此。到底是為了什么?平定饕餮之亂嗎?我總感覺那里不對勁。”

  穆旗道:“孫雅是秦廣王的外甥女,身上又藏著浮沉杵的秘密,呆在陰間比人間要好,我們先把她送到秦廣王身邊再說吧,之后的事情,到時候再說吧。”

  單從制服虛無巨獸便能看出浮沉杵的威力不凡,只是希望能夠將孫雅帶到秦老身邊。便可離開陰間寒苦之地,遠離這般是非了。

  這陰間的很多事情,比我想象得復雜得多。我不想牽扯太深,還好秦老現在重新加冕為王。孫雅呆在陰間之內,四個鬼王也不敢拿她如何。反倒是比人間安全。

  “穆旗,我一直有個問題想要問你,特別是在今日,更讓我疑惑不解。你之前說過,你不是鬼魂,也不是人類,那到底是什么呀?還有剛才孟婆竟然直接放行,鬼門關哪兒,你假扮成鬼差居然沒有鬼將辨認的出。”我看著穆旗的臉,又追問道。

  他頓了頓,沉默片刻,然后語重心長的說道:“的確,我并非人類,也非鬼魂,羅宇,你現在知道得太少,我不能告訴你太多,確切的說,你知道太多會影響很多東西,時機太早了,但是有一點請你相信我,我們,是牽連在一起的,我會讓你有一天知道所有真相的那一天的。來到此處,見了秦廣王也許就都知道了呢。”

  我不再多言,只是拉近了小雅,無論如何,無論將來發生什么事情,她都是無辜的,既然把她帶進來,就要安全的帶出去。

  前面的路很寬廣,也沒了那么多鬼兵看守,就像進了一座破敗的空城,遠方的秦廣王宮殿也是翹首可見,只需直行,便能抵達,只是約莫走了五分鐘,腳下的大地突然發生震顫,開始是耳朵聽到的一些聲音,現在連腳下也能清楚的感查到大地的顫抖。

  怎么會,不是已經過了重重難關,抵達秦廣王的地盤了嗎?看著動靜,必然是巨獸或者巨人之類的,怎還有這樣強大的敵人。

  我們停下腳步,躲到宮墻暗處,終于看清了這聲音制造的來源,一只很大的牛頭巨獸,光是鼻子上的那個鐵質鼻環,就有腳盆那么大,更不用談身軀海拔,還有手上的戰斧了。

  穆旗細細一看,然后說道:“這個不正是秦老身邊牛頭馬面中的牛頭嗎?怎么比想想中的大多了。”

  這么說來,他是自己人了?穆旗叫我稍安勿躁,他先去看看,只見他對著的牛頭巨獸大聲喊道:“在下可是秦廣王身邊的牛頭陰司?”

  那牛頭低頭才發現了低矮的穆旗,繼而迅速縮小自己的身軀,恢復到常人大道:“我奉命前來迎接你們。只是為何只見你一人,沒有看到羅宇和孫雅呢。”

  我見沒有危險,便帶著小雅出來,然后打趣的說道:“方才沒有認出牛頭陰司的身份,不敢隨意呆著孫雅樓面,唯恐發生危險,只是不知道牛頭陰司為何變這么大呢?”

  牛頭很大方的說道:“現在人手緊缺,我一方面可以方便巡查城樓,一方面來尋找你們,只是沒想到,變得太大,你們在我眼皮子底下,我反倒找不出了。”

  可以看出來,陰間的確人手缺失得狠,牛頭馬面通常是一起現身,而今日卻只見其一,況且這城內的確沒有什么重兵。

  牛頭讓我們快點見到秦廣王,自己在前頭帶路,我和穆旗二人緊跟氣候,一路上的確很少見到鬼兵和守衛,沒想到這第一殿竟然破落至此,正是令人咂舌。

  進了殿內,終于在一個陰暗的房內見到了多日不見的秦老,和往日并無太大差異,只是不同的是現在他看起來更加氣派,衣服也換成了古裝便衣了。

  他在看一些折子,單手依襯歪著腦袋小憩,直到我們走近方才察覺,立馬激動的說道:“你們終于來到這里了,快請坐!”

  我們分列兩旁坐好,孫雅則在其身旁,秦老以一種慈愛的眼神看著她,然后說道:“小雅啊。舅舅離開你身邊這么久了,你可曾想我?”

  道:“的確有很長時間沒有相見了,只是現在我離開學校,來到這陰間大殿,只是為了見舅舅一面嗎?能讓我見見我媽嗎?我很想念他。”

  秦老面露難色,哽咽道:“你的母親是一位偉大的女性,舍棄自己的三魂七魄,鎮壓住了饕餮,她不愧為陰間之主的妹妹,舅舅沒辦法幫你實現這個愿望,我先答應你,一定會幫你找回你媽嗎。”

  “話,小孩一遍玩去,去找你牛頭哥哥去?”我搶過話頭,然后指了指站在一旁的牛頭。

  孫雅一臉嫌棄的看著笑臉呵呵的大鼻子牛頭,表示十分嫌棄,然后又扭過頭來。

  牛頭的表情也瞬間僵硬了,我趕緊起身,拉著道:“快去跟你牛哥哥去玩,你看他多萌多可愛啊。快去快去。”記呆亞扛。

  我將他們的手拉在了一起,然后在牛頭旁邊叮囑了幾句,叫他帶出去隨便逛逛就可以。

  牛頭這個萬年單身狗,拉著高中小女生的手,竟然臉紅靦腆起來,終于慢吞吞的往外走。

  見他出去,我松了一口氣,也許就像穆旗和寧曼菲對我說的那樣,小雅現在太小了,不應該知道那么多事,等到一定的時機,她就會明白。

  “秦老您讓我們把小雅帶到這陰間險地,到底是為了什么,這陰間的土地上,到底發生過什么事情。”穆旗開門見山的問道。

  秦老長舒一口氣,整理了一番思緒道:“那么隨我來吧。”

  我們跟隨著秦廣王登上樓臺,到了最高的地方,他望著遠方,指著前面的荒漠說道:“陰間大陸雖然寬闊無邊,但是如今四分五裂,群雄割據,進入陰間的關卡被各個鬼王掌控,所以你們進來也這么麻煩,雖然他們懼怕我的實力,但是我離位多年,真的拼上全部實力,每一個鬼王都擁有數十萬精良鬼兵,而我卻獨守空城,原陰間正統軍到如今也不足兩萬,不少鬼民紛紛投靠四大鬼王,十殿閻羅被滅的,失蹤的,被關押的,還有戰死的,現在只有我秦廣王猶存。我想借助你們的力量,打破如今這樣被動的局面。”

  我和穆旗面面相覷,十分驚詫,沒想到這陰間已動亂經到了如此地步,宛如中國歷史上春秋戰國的動亂之勢。而我和穆旗兩人,又能做的了什么?

  “是什么造成了今天這種局面?這陰間原本不是一體的嗎,怎么如今落成這般模樣?”我問道。

  “這是多年之前,有人故意攪起的動亂,幽冥府主引來饕餮巨獸,吞噬鬼民,引起了很多變故,其中,妹妹化身雕塑,我的秦飛失蹤,楚江王魂飛魄散,還有一些閻王倒戈相向,太多了事情了,我心灰意冷自貶陰間之主,流落人間,如今才明白,該面對的,終究要面對!”

  秦廣王依靠憑欄,惆悵的說道。
陰孕難違最新章節http://www.udprzy.live/yinyunnanwei/,歡迎收藏
手機看陰孕難違http://m.cndxh.com/yinyunnanwei/陰孕難違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陰孕難違》版權歸原作者君臨北方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獵魔法師霸天雷神骨頭們想種田陸鳴至尊神殿養鬼為禍(劫天運)相愛千年的轉世輪回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太初萬古第一神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漢江南岸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澳门永利娱乐娱乐场